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小小石头暗藏大海奥秘?
·一方古塔有何用?原是百年化字炉
·百米古“战壕”绕山而行
·遗落在81号大院的无主碑
·《封燕然山铭》千古之谜是如何破解的?
·五羊城里的“居易山房”诞生了近代版本最多的书
·在方寸间发现抗战邮路秘密
·最豪华当铺要改“出世纸”
·琥珀里有一只9900万岁的雏鸟
·琥珀里有一只9900万岁的雏鸟
·宋军被“火烧连营”之谜有望解开
·科学家首次在琥珀中发现雏鸟化石
·清宫《鸟谱》还原“罗浮凤”真相
·最古老的葡萄酒 可能产于6100年前
·7000万年前,恐龙来过
更多>> 
考古发现
遗落在81号大院的无主碑
卢洁峰

  广州市先烈中路81号大院,曾经是广东省城东郊最好的墓葬区。耶教坟场、庚戌坟场、滇军坟场、海军坟场、警察坟场、五十四军公墓(部分)等,均高度集中在这一区域。

  耶教坟场的遗碑

  某日,笔者实地踏勘81号大院时,在科苑中路电房花基旁,发现了一块反扑于地面的石碑,碑石长约2米,宽约0.9米,厚0.2米。初步测算,此碑重约1.044吨。只见碑背上有一组用于镶嵌固定的方形孔洞,碑体四坡边打磨精细,碑顶外侧刻有“1866”字样;碑体两长边外侧分别刻有中英文。

 

在广州市先烈中路81号大院发现的墓碑,碑侧刻有英文。

  在这块“1866”大碑周边,还有一截残碑和一块方碑。残碑长1米,宽0.5米,厚0.23米;方碑长、宽各1米,厚0 .2米,两石共重0.5335吨。两碑碑面均用水泥封填碑文。从残碑的宽度和厚度推断,它是一块比“1866”石碑体量更大的石碑。

  初步判断,这是耶教坟场的遗碑,遂向广州博物馆报告,得重视并运回馆藏。

  近代,基督教在广州传教的历史,最早可追溯到1807年9月伦敦会传教士马礼逊到广东省城(Canton)之日。随后,更多的传教士进入省城广州传教。1823年,一位传教士在省城病逝,安葬于东郊三望岗之阳。当时,省城东门外至沙河汛一带(今先烈路沿线)十分荒凉,地价低廉,传教士多在此买地,兴办孤儿院、养老院和教堂。1830年,美公理会牧师裨治文来广东传教。为吸引信众,把三望岗之阳传教士的墓地,拓展为一座占地48.88亩,约合32588.3平方米的“纲纪慎教会公墓”,俗称耶教坟场。

  笔者查对1936年版的《广州市经界图》和1948年的《地籍测量图》,确认碑石所在的广州先烈中路81号大院的科苑中路电房花基旁,原为耶教坟场的东北端。耶教坟场是广东省城东郊第一座也是最大的一座基督教公墓,1913年8月19日牺牲的中国近代民主革命家伍汉持,1923年9月20日牺牲的中国革命空军之父杨仙逸,均先后葬于耶教坟场内。

  据《广州市文物普查汇编·白云区卷》载,耶教坟场已于1970年代迁往太和镇黄庄公路旁的大窝山,占地面积为66平方米,有碑石51块,年款最早为1823年,最晚为1923年。

  笔者认为,在长达一个世纪的时间内,广州市最大的一座基督教公墓,所埋葬者绝不止51人。科苑中路电房花基旁所遗碑石就是物证;伍汉持医生、杨仙逸烈士先后入葬其中,同为证。

  碑面无字

  石碑运回广州博物馆后,得以看到碑面。很遗憾,碑面的文字显然被人为凿毁,碑侧的文字则依次如下:

  1866;同治五年;THIS MONUMENT WAS ERECTED IN 1866 BY CHINESE PUPILS AND FRIENDS;岁次丙寅仲冬吉旦诸友暨及门等同立石。

  英文译文为:“这座纪念碑是在1866年由中国学生和朋友们竖立的”;文言文碑文意为“1866丙寅年农历十一月吉日,逝者的中国门生和朋友们为逝者竖立了这座纪念碑”。

  从以上碑侧文字可见:碑主逝世于1866年,是一位有影响力的传教士,开办过一所中小学程度的学校,因而才会有众多的“及门”和朋友为他集资立碑。

  由于碑面的碑文已毁,因此,这块“1866”碑就成为“无主碑”。

  碑主谁人

  笔者从“1866年在广州逝世的传教士”这一线索入手,查考碑主的名字。《1867年以前来华基督教传教士列传及著作目录》无疑是不二之选。据作者伟烈亚力的搜集与统计,1807年至1867年1月,来华的基督教传教士共有337名。其中,有20位传教士在广州传教,时间短则一个月,长则数十年,如马礼逊前后两次在广州累计传教16年。多数传教士在广州传教数年后,即返回各自的国家,重来广州传教者并不多。

  在逐步缩小的范围内,一个名字出现在了笔者眼前———波乃耶(Dyer Ball)。综合伟烈亚力的多条记载可见,1841年,原本在新加坡传教的波乃耶医生转到澳门,1843年他携全家前往香港,并在香港传教。1845年6月,一个偶然的机会,波乃耶来了一趟广州,并马上喜欢上了广州。8月29日,即携全家移居广州,并在广州开设了一家诊所,建立了华南第一所传教学校(波乃耶的夫人也于1857年在广州开设了一所女子寄宿学校,不但免费,还负责住宿、膳食及衣着)。波乃耶前后在广州坐诊、教学、著述、传教18年。他的大女儿于1847年嫁给了在广州传教的哈巴安德医生的儿子;二女儿也于1851年与在广州传教的花琏治的儿子结婚。

  除了编写一些传教用的注释性、通俗化的书籍以外,1843年,波乃耶在香港创办了《华英和合通书》,随后改名为《华番和合通书》,“内容为中西历对照、中西政治、经济、社会、宗教以及中国与英法美等国所订条约。此书在通商口岸流通,是时人了解国际大事的重要工具书”。每年出版一期,每一期都内插一张折叠的世界地图。1854年以后,波乃耶暂时不再编写此书,由其亲家花琏治接手,书名改为《和合通书》。1859年的这一期,继续由波乃耶编写。1860年,是波乃耶编写《和合通书》的最后一期。此后由富文牧师接手编写,书名改为《唐番和合通书》,出版至1865年。1866年,波乃耶逝世后,原本每年出版一期的《和合通书》就不再出版了。在Baidu百科“波乃耶(传教士)”条目下,更明确记载:“波乃耶于1866年3月27日在广州逝世。”

  伟烈亚力的《1867年以前来华基督教传教士列传及著作目录》截稿于1867年1月。伟烈亚力本人长居上海。限于当时的条件,伟烈亚力未能及时得悉并记载波乃耶的死讯。

  由波乃耶创办并倾注了波乃耶大量精力,连续22年每年出版一期的《和合通书》之所以出版至1865年,随后不再出版,是因为1866年波乃耶去世了。

  波乃耶是20位来广州传教的传教士中,在广州传教时间最长的一位。他传教的方式是开诊所,办学校,办刊物。前后18年的积累,使他在广州拥有了众多的学生和“粉丝”。波乃耶也把广州当做他的第二故乡,以至于他的两个女儿都在广州成家,他也因此而与两位同事结为亲家。正因为如此,波乃耶逝世后,才会有众多的学生、门人、朋友合力集资为他竖立墓碑。此外,除波乃耶之外,1866年,并无其他传教士在广州逝世。换言之,遗落在81号大院科苑中路电房花基旁的“1866”墓碑的碑主,应是传教士波乃耶医生。

  ◎ 卢洁峰,学者,现居广州。

(来源:《南方都市报》)

总浏览量: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