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婚戒与蜜月 源自捆绑遗风?
·稿费仅十元的《我爱你,中国》
·邱熺《引痘略》:推广牛痘术的重要先驱
·90年前报纸 感慨年轻人压力大
·沙面游泳场——广州游泳的百年记忆
·粤语话剧—— 中国话剧界的一朵奇葩
·抗战期间广东突然出现一股滑翔机热……
·地方官和外商城门口开“茶会”
·广州90年前已筹办托儿所
·中国第一次飞机军用 竟是针对越秀山上的炮楼
·广州公厕变迁记 城市文明一扇窗
·这些屏风上的小配饰是广东最早的“失蜡法”铸件吗?
·政商助力 学术称盛 粤中书板 流布九州
·广州诞生中国古代首部外贸法令
·清末民国,广东人在上海办学校
更多>> 
广州文博
沙面游泳场——广州游泳的百年记忆
它是广州第一家游泳场,一开始就使用自来水,曾创造一场次涌进来300多人的纪录……

  有着130多年历史的沙面游泳场上个月修复重开,经过“古建还原”的黄色外墙,透出古典的美感,在阳光下焕发勃勃生机。重开首日,150张免费门票短时间内被一扫而空。沙面老街坊、慕名而来的外地客,在此缅怀历史,同时感受现代化的设备功能。 

  在沙面游泳场工作了三十年的老员工松叔颇为自豪地回忆:“当年在这游一次,还‘威’过逛一次南方大厦!” 

  说来有意思,沙面游泳场过去之所以“威水”,一是因为其“旧”——在百年历史的场馆里感受时光的变幻,有着穿越古今的况味,二是因为其“新”——当年广州首家室内恒温泳池,是个新鲜事物。 

昔日游泳的内景
翻修前的泳池
当年泳场的外貌
孩子们在室外小泳池里学游泳
当年,租界洋人曾放干泳池的水,把其作为聚餐的地方

修缮一新的沙面游泳池 

  壹 

  广州游泳的第一次 

  说起沙面游泳场的历史,先要说说沙面。这座位于广州西南部、面积仅为0.3平方公里的人工小岛,在清咸丰九年(1859年)后,沦为英、法租界。一度有十多个国家在沙面设立领事馆,九家外国银行、四十多家洋行在沙面经营。由于这些外国驻员经常要互相招待,并接待各国商人会晤并进行游乐活动。于是英国领事馆于1887年提议集资修建广州第一家室内游泳场。不久,沙面游泳池落成,广州第一次有了现代意义的游泳场。 

  与此同时,一个网球场和一家剧院也先后在沙面建成。一个由游泳池、网球场和剧院组成的顶级健身休闲娱乐场所“广州俱乐部”应运出现在沙面岛上。当然,这些健身娱乐场所均只向外国人开放。 

  与广州其他游泳场相比,沙面泳场还有一个很特别的地方,就是泳场用的水源,它一开始就用自来水。最初用的是广州市自来水厂的水,到了1912年,沙面水厂修建完毕,就使用沙面租借专供的自来水体系,这在当年非常时髦和高端。而建于1946年的广州最早的天然泳场——广州海角红楼游泳场以及建于1952年的珠江泳场,在当年都是直接引入珠江水作为池水。 

  在辛亥革命期间,因时局震荡,沙面游泳场一度荒废,被改建为军营和食堂。到了上世纪30年代,泳池翻修重开,一时成为城中盛事。时任广州市市长刘纪文特意发邀请函各界要人,在沙面举行了一次聚餐会以庆祝游泳场重开,沙面游泳场的特殊地位由此可见。 

  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中国政府宣布收回沙面,结束了它84年的租界史,沙面游泳场也被回收。 

  1953年,沙面游泳场由广州市体育运动委员会管理,并改名为“沙面人民游泳场”,成为广州市培养青少年游泳尖子的基地。1956年,对游泳池进行了改造,把原池的23.5×15码(32.5×13.7米)改建为25×10米,在池外装上了锅炉,使之成为广州市第一个室内温水池。1969年更增加了一个20×2.5米的室外儿童泳池。 

  贰 

  昔日广州游泳的“圣地” 

  日前带着孙子来沙面游泳场报名参加培训班的沙面街坊宁姨颇为唏嘘地说,过去自己带着女儿来这里学游泳的一幕犹在眼前,时光荏苒。 

  泳场高级救生员的周松于1986年到沙面游泳场任职,他还记得第一天到这里报到的场景,“那时候这里很旧,更衣室由砖头堆砌,外立墙面只是简单涂了灰泥,现在入门的牌楼位置过去是卖门票的木房子,我们平日休息要上到二楼的办公室,那时候的木楼梯走起来嘎嘎作响。” 

  虽然当年沙面游泳场的环境和今日比不可同日而语,但过去能在沙面游泳池游泳可是一件很“威水”的事,皆因过去广州市体委下辖六个游泳场中,室内泳池只有一个,所以每天这里都很火爆。 

  松叔回忆说,那时候的泳场一天开放三个场次,每场次两个小时,最高纪录一场次涌进了300多人。“当时规定最多只能200人同时入场,只好等出来一部分人再放一部人进去。”泳场的火爆令当年的门票一票难求,除了早上场不用排队,中午场和晚上的场次都大排人龙。三四十人排队买票等候入场是常事。“晚上多数是家长带着孩子来游,7点开始售票,经常6点20分门外就有人排队。”松叔说。 

  不过在松叔记忆里,沙面游泳场也有过沉寂的时期,上世纪90年代因为合约没谈妥,沙面游泳场曾闭馆养过两年皖鱼,也曾租给清平路的药材商做仓库。 

  在群体竞训部游泳教练郭洪初的印象中,自从上世纪90年代自己入职至今,沙面游泳场在幼儿业余培训和选材工作方面一直有很突出的表现,这里曾经培训出陈铁涛、郑仕斌、周嘉威和潘雅静等多名国家级优秀运动员,其中周嘉威曾连续夺得九运会、十运会100米蝶泳以及2006年多哈亚运会50米蝶泳金牌、2010年广州亚运会50米和100米蝶泳金牌等多项荣誉。 

  郭教练还记得,周嘉威到沙面游泳场学游泳的时候大概为六、七岁,其父母希望他报考沙面小学,学游泳便是一条捷径。“他刚来那会是陈教练在带的,我记得他速度很好,反应快,调皮,不过,聪明的孩子大多调皮。” 

  如今走在沙面街上,会有很多人和郭教练点头打招呼,其实大多人他都不认识,但能猜出是当年的小学员。“那时候培训60人一个班,在这个室外儿童池一边坐30人,经常坐不下要坐到场外去。那时候很多父母带着孩子慕名而来,远的甚至是住在顺德、番禺。一来因为室内馆得天独厚,二来这里师资力量比较强,水平高,还有名额可以代表沙面小学校队参赛。” 

  叁 

  发掘出六七层池底结构 

  2014年,为了升级泳池和更好地保护历史文物,沙面游泳场申报翻修工程,审批招标到施工,历时5年。沙面体育俱乐部网球场管理部部长梁绮颖从2016年开始参与沙面游泳场的修复工程,为了了解沙面游泳场的前世今生,她翻查了大量的资料和档案,并跟进了整个修复工作。这3年时间,对梁绮颖来说就像一个“寻宝”的过程。 

  “刚修复的时候,为了解决池底漏水的问题,工程队把整个池底掀开,结果竟然发掘出六七层昔日的池底结构,深度达两米多,说明这个泳池百年间经过了六七次不断维修和改建,在国外查找到的老照片也可以看到,这个游泳池一开始有跳水设施、滑梯和水上吊环等项目,后来因为陈旧和生锈,在1956年被拆除,今天已经看不到了。” 梁绮颖说。 

  如今走进沙面游泳场,能够较为完整地看到一百年前游泳池的旧貌。广州大学文物考古学院根据挖掘出的原建筑外墙,将刻着1887年字样的南北山墙还原为当年的意大利批荡涂装,在沙粒抹灰面层未干时用工具拉出毛头,使其具有凹凸感,在阳光照射下出现丰富的阴影。如今在广州很多老建筑上面,均能找到用意大利批荡的施工工艺,是那个时代的风格特色。 

  泳场整体建筑保留了当年的钢结构大空间风格,是沙面近代建筑中仅存的大空间钢结构建筑,也是当年广州为数不多的钢结构建筑。 

  现在走进泳场,池边的钢柱一点看不出有着130多岁的“高龄”,据梁绮颖介绍,这些钢柱在后期曾被混凝土包裹,此次翻新把混凝土敲掉后,重新给钢柱去锈喷漆,做了防蛀处理,令其恢复原貌。 

  修复重开后,除了重新面对街坊泳客,沙面游泳场还定制了一条游览讲解线路(参观牌楼、外墙、更衣室、办公室、两个游泳池以及观赏老照片),用意就是让热衷历史古迹的市民可以近距离欣赏文物建筑美学,了解场馆百年的底蕴。 

  在梁绮颖的眼中,沙面游泳场作为游泳池来说面积很小,很容易饱和,能发挥的作用有限,但作为一座还在使用着的文物建筑,意义便大不一样。“重开这段时间我发现,来这里游泳的老泳客都很有情怀,多少抱着怀旧的心理,而年轻人对游览路线更热衷。上两周我们就接待了一班读体育产业的学生,他们对古建筑、运营和历史很感兴趣。因此这里除了休闲娱乐、培训的作用外,还应该有精神方面的传承。” 

  羊城晚报记者 苏荇 

(来源:《羊城晚报》)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