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广州公厕变迁记 城市文明一扇窗
·这些屏风上的小配饰是广东最早的“失蜡法”铸件吗?
·政商助力 学术称盛 粤中书板 流布九州
·广州诞生中国古代首部外贸法令
·清末民国,广东人在上海办学校
·书香纸墨浸 文脉千年承
·民国厦门的粤菜馆
·百年前建谘议局 金氏兄弟慷慨捐地
·海幢寺:清代广州的涉外寺院
·外商后裔引用《诗经》写药典
·广州乐迷见证40年“剧院传奇”
·老广州人力车层层转包
·忍耐痛苦 方得美满
·20世纪初,广州街头有“的士”
·珍藏画作二十年 中日友好同心愿
更多>> 
广州文博
中国第一次飞机军用 竟是针对越秀山上的炮楼
中国近代航空绝大部分第一,都是广东人创造的

  辛亥革命爆发后,冯如被任命为广东革命政府飞机长,成为中国第一个飞机长;1912年3月,他制造出中国第一架飞机——冯如二号;中国近代空军脱胎于北伐时期,历次征讨军阀多赖广东空军协同作战;抗战爆发前,广东省的空军实力居于全国各省之冠。 

  20世纪30年代初的《飞报》《飞行月刊》《空军》《航空杂志》等期刊,刊发的十余篇文章,记述了广东空军发展史,创建广东航空学校始末,1929年广东空军讨伐张、桂部队经过。从某种意义上说,广东早期空军发展史即为中国近代航空发展史的缩影。 

1912年,冯如创建的广东飞机制造厂制造出的飞机
1928年,中国航空史的第一次长途飞行
1934年,为广东空军制造飞机的工厂
1912年,冯如创建的广东飞机制造厂里,工人们正在制造飞机

冯如创建的广东飞机制造厂制造出的飞机发动机 

  在美购机10架,竟被政府买通奸细烧毁6架 

  1933年第192期《飞报》刊登的《广东空军进展史》一文,详细记述了广东空军的缘起、战绩与兴衰。民国成立后,孙中山先生积极提倡航空救国,并在南方领导革命,筹建空军。1914年,在爱国华侨的资助下,广东旅美华侨杨仙逸协助国民党驻美洲总支部部长林森训练国民党空军人才,倡办“中国国民党空军学校”。 

  1917年,首期20名学生毕业后,在美国组成“中国国民党飞机队”,后与杨仙逸回到广州。时值孙中山在广州成立革命政府,遂在广州东郊濒临珠江之大沙头开辟水陆飞机场,杨仙逸任队长,此为广东空军之肇始。 

  1915年后,督粤军阀龙济光受袁世凯之命,残杀革命党人,引起海外华侨公愤。他们捐资购买飞机,由广东籍飞行家谭根带回,讨伐龙济光。龙济光虽在观音山(今越秀山)建筑炮楼、布置铁丝网,但终因慑于飞机之威而被滇桂护国军和广东民军击败。此为中国第一次飞机军用。 

  1917年,孙中山在广东建立大元帅府,拟组织飞机队,时已委张惠长、陈庆云谋划,但因广东都督陆荣廷从中掣肘,未能如期进行。孙中山遂派陈炯明、许崇智入闽组织军队回粤讨桂,同时在漳州成立飞机队,由杨仙逸、李光辉、叶少毅主持。不久,又派张惠长、阿庆云、吴东华等在广东秘密成立飞机队,在澳门借地训练。1918年,大元帅府下设航空处,李一谔任处长,张惠长为副处长,此为广东空军最初组织。 

  1920年11月,孙中山整顿军政,建立航空局,任命朱卓文为局长。局设两队:第一队队长张惠长、队副陈庆云,队员杨永安等,拥有大小飞机5架;第二队队长陈应权,队副林安,队员陈友胜、胡荣焕、余伯炯、黄家达、陈神荫等,拥有大小飞机4架。第一队奉命至广西桂林,第二队奉命至广西北海,时以广州大沙头为机场。至此,广东空军初具规模。 

  1922年2月北伐开始,航空局改组后合并为一队,张惠长任队长,陈庆云任副队长。飞机队协同陆军北伐,由韶关至南雄、南安、信丰、南康、赣州、万安、吉安。在战斗中,飞机队发挥威力,屡建战功。同年6月,陈炯明在广州发动叛变,北伐军回师广东,在韶关为叛军所败,退入福建。飞机队因汽油告罄无从补给,只得将飞机全部烧毁。此为广东空军的第一次重大损失。 

  1923年,陈炯明退出广州。同年3月,杨仙逸与林伟成、黄光锐、黄秉衡、杨官宇等先后抵穗。孙中山任命杨仙逸为航空局长兼飞机制造厂长,黄光锐任第一飞机队长、林伟成为第二飞机队长,在美购机10架,在滞留渥伦时被北京政府买通奸细烧毁6架,其余4架经澳门运抵广州。 

  不久,陈卓林、关荣等也各带飞机回粤。8月下旬,飞机队在博罗东江协同陆军攻打惠州。9月20日,杨仙逸在梅湖白沙堆前线改装水雷,失慎爆炸,杨仙逸与长洲要塞司令苏从山、鱼雷局长谢铁良、机师吴顾枝等百余人罹难。国民政府遂定每年9月20日为“航空纪念日”。此为广东空军的第二次重大损失。 

  经此重挫,广东空军陷入低谷,又兼周宝衡、黄光锐、杨官宇、陈友仁等意见不合,航空局长、飞机队长屡任屡辞。直至1929年在讨伐张桂之役中大获全胜,广东空军才得以重振雄威。 

  讨伐张、桂之役,广东空军轰死轰伤敌军千余人 

  1929年秋,桂系军阀李宗仁、白崇禧联合张发奎进犯广东。中央政府遂派海陆空军赴粤讨伐。1930年第1卷 第7期《航空杂志》刊发的《在粤空军讨伐张桂逆军之经过》,记录了广东空军在此役中神勇无敌。 

  参加此役的广东空军共有22架飞机,分为三队:第一队为中央派粤各机编成,计有轰炸、侦察机8架;第二三队为航空处第一、第二队各机编成,各有飞机7架。各队直接听命于张惠长指挥。 

  张、桂军队倾巢来犯,意在一鼓作气拿下广州。粤军则因兵力单薄,中央陆军赴粤尚需时日,防御工事未能完善,利在缓战。而广东空军的作用正是让速战变为缓战,空军不断地轰炸张、桂军,张、桂军因此白昼不敢行进,有时正在行进突被空军轰炸,不得不四散逃避或藏入丛林。因此,行军不能如期到达目的地,为粤军争取了时间,得以充分准备。此为此役空军的最大功绩。 

  此次与张、桂军的作战计划,是拟以海陆军取守势,空军取攻势。同年11月20日张、桂军进抵广东后,广东空军分为两路飞入敌军上空侦察,遇其密集队伍则投弹轰炸。从11月20日至12月15日桂军全部退却,共投弹2000余枚。飞机轰炸共炸死炸伤张、桂军千余人,致使他们因惧怕飞机而士气大减。 

  往昔作战,既不知敌军意欲进攻的方向,又不知其主力所在,更不了解其行军路线。而此次作战,有了侦察机,张、桂部队行进方向、人数多少、先头部队到达地、主力在何方等,皆被空军侦悉无遗,粤军遂得以大胆转移、随时部署、精准打击。 

  在战斗中,飞行员表现神勇,不畏牺牲。萧祥蛟、石宗汉二人驾包特斯机在军田一带轰炸敌军,因飞行过低,张、桂军在山上架设机枪还击,将飞机前座挡风罩打破。萧的面部被玻璃划破,血流满面,归来后检查上翼亦中两枪,飞机未得坠毁,实属万幸。 

  当记者采访张、桂军统帅时问:“你们畏飞机否?”答:“畏之甚。”问:“炸伤多否?”答:“伤亡不到千人,惟有一颗炸弹正中司令办公处,联络参谋、马弁十余人当场身亡。”问:“高级长官有炸死伤否?”答:“李汉魂在前线指挥时,一弹落于身旁,然未爆炸,受惊不小。” 

  广东军事飞机学校在广州大沙头成立 

  1912年,陆荣廷入粤任广东都督,委派谭根组织航空学校,兼飞机队长,广东航空学校由此而生。只可惜,谭根唯利是图,不思发展,竟与马济等朋比为奸,以致学校开办数年,竟无一名学生毕业,早期广东航空教育迟迟未得发展,谭根难辞其咎。 

  1924年9月,为培养中国革命空军骨干力量,广东军事飞机学校在广州东山大沙头革命航空基地正式成立,其教学形式仿效苏联军队办学模式,由苏联顾问、革命军政府航空局代局长李糜兼任校长,聘请苏联、德国空军军官任教官。这是中国最早建立起来的一所新型军事航空学校,它与黄埔军校同为国共合作的成果。 

  该校在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开办两期。第一期仅招10名学生,为黄埔军校第一期优秀毕业生和广东飞行修理厂工人,当时拥有4架教练机。1925年7月李糜回国后,航空局长张治中兼任校长,黄光锐、关荣、周宝衡等任教官,第二期招生20名。1927年,张惠长继任校长,黄毓佩任教育长、丁纪徐任飞行主任,公开招收第三期学生甲班35名、乙班65名,学制两年。 

  6月30日正午12时,张惠长举行就职典礼,军政机关及各界来宾百余人参加观礼者。张惠长致词称:“此次受国民政府委任充当航空学校校长,深恐不克胜任。但受政府付以重大责任,义不容辞,以后惟有为国家努力工作,于最短期间造就多数航空人才,以为国民革命军北伐之后盾。” 

  1928年3月,周宝衡继任校长。1929年4月甲班32人毕业,见习员7人;10月乙班36人毕业,见习员4人。同年11月,该校招收第四期学员100名。翌年1月,周宝衡被免职,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指挥部航空处长张惠长兼任校长,改称广东空军学校。 

  此后,杨官宇、刘植炎先后代理校长,因学校管理不善,引起学生罢课,纷纷离校,只有51人留校。1931年4月,该校50余名毕业生均至各飞机队任职,成为广东空军的中坚力量。 

  广东空军的发展之所以在中国近代航空史上占有重要地位,不仅因为其空军建立最早、规模最大、航空教育成绩卓著,还因为其拥有将飞机引入中国的第一人、素有“中国航空之父”美誉的冯如,对催生水上飞机做出重要贡献的华侨飞行家谭根,曾在北伐战争中率领空军屡建功勋的国民政府空军司令张惠长,首创中国长途航空飞行的抗日英雄黄光锐,因研制出中国第一架“乐士文”国产飞机而被誉为“中国革命空军之父”的杨仙逸,曾任广东航空局飞机厂厂长、广东航空学校校长的杨官宇等一大批广东籍的中国航空先驱,他们对我国近代航空事业做出了重要贡献。 

  撰文/供图 周利成

  (来源:《羊城晚报》)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