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轻音乐队开风气之先 音乐茶座孕流行新声
·

以草坪为主要的造景元素是西方园林的产物

草坪是何时引入广州的?

·晚清珠江上的世界名炮
·粤派综艺始于那一片“万紫千红”
·90年前的今天 广州接收“法领署”
·订报费用不可省
·80年前广州首设广播电台
·《雅马哈鱼档》
·执信学校初成立 校董个个是名人
·90年前的那个秋日
·天津广东小学的“成绩单展览会”
·90年前广雅招生注重学生自立能力
·“五层楼”撤兵 开博物馆
·清末广州“九大善堂”的由来
·一间“广州邮局”见证百年邮权斗争
更多>> 
广州文博
报人坚守一线 号召市民杀敌
10月21日是广州沦陷屈辱日80周年 学者:日军严重违反国际海牙公约

   今年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3周年,今年10月21日也是广州沦陷屈辱日80周年,80年前的10月21日,日本侵略者的铁蹄踏进广州。从1937年8月31日首次空袭广州起,至1938年10月21日广州沦陷,日军对“不设防”的广州进行大轰炸。 

  当年亲历日军对广州大轰炸的见证人记忆,广州市国家档案馆馆藏的广州大轰炸遇难者照片,广东省档案馆馆藏数千张侵华日军“写真”画册和照片,真实记录着日军攻占广州全过程。 

1938年10月23日广州沦陷第三天,日军施放的燃烧弹使全市顿成火海,图为海珠桥城西南上空浓烟滚滚的情形。 
血泪洒黄华碑位于广州市黄华路黄华塘(黄华中约外街)。 

1938年6月6日,日军飞机轰炸了广州惠福区惠爱西路。图为灾难现场一角的死难民众。

  为警醒人们永远记住这段灾难历史,杜绝和防止悲剧的重新发生。本报记者通过采访当年深受日本法西斯战争之苦的历史见证人、“日机轰炸广东历史专题”的研究学者,再揭一段不能忘却的历史。 

  广州大轰炸: 

  沦陷前日军大轰炸使民居被夷为平地 

  “日机轰炸 我家被夷为平地” 

  “1937年,我家住在广州市黄沙区(当时广州有24个区)北约直街14号一间二进的竹筒屋,宽5米长20米,还带着木板小阁楼。那年我9岁,刚念完小学二年级,暑假母亲把我带到三水姨母家度假。8月31日,日军对广州第一次大轰炸,其中北约直街整条街巷民居被夷为平地,这里可是病逝的父亲留下的唯一遗产,屋前位置被炸出大坑。”90岁的广东省委党校退休教师张源回忆说。 

  “从此,我们一家在广州已无处藏身,妈妈带着全家人逃难他乡,先到四会投靠‘大公’,在当地县立附小三年级,没上几天,学校又被日机炸毁。我们又逃难到更远一个地方。没想到这个叫做邓村之地却地处日机航线上,村民们常常遇到途经的日本军机的投弹和机枪射击。我们一家到处流浪最后走投无路逃难到广西。” 

  公开日本轰炸“细节” 

  生前多次接受记者采访的杜襟南,是亲历广州沦陷前日军大轰炸的见证人,杜襟南当年用日记翔实记录了入侵的日军轰炸广州实况。杜襟南于2012年6月11日去世,享年96岁。2005年,杜襟南特别将自己1937年8月31日至10月29日间一段从未公开的日军轰炸广州期间的日记,抄送记者保存,杜老希望“以彰其恶详细揭露日军轰炸细节”。 

  8月31日:上午5点45分在床上,闻警报长鸣,即起,突然隆一声,窗户为震…… 

  9月21日:凌晨6时20分自梦中为警报惊醒,急起安定各人,嘱勿慌张,随即闻第二次紧急号,更无从走避。延7时起,即闻机声轰轰,盘旋顶上,随即隆隆哒哒,不绝枪炮声,砰砰炸弹声,今晨为8月31日后最猛烈炮火之第一次,直至8时30分始停止,40分解除。自己趋万福路(公司)去,到时在座混及,纷纷传说,今晨来机50架(亦谓15、20、30不等),又传电灯局处击落一架传说多端。下午1时30分正要回家,忽于40分又来警报,当即避往最下层楼梯下,预防被炸。随而机声、炮枪声又大发,迄2时30分方止,40分解除。购得《中山报》等报号外,均云今晨15机来,被击落5架,大概除南方外,东郊机场被炸,办公处及机库中间落一弹,两库均倒毁。西郊士敏土厂被炸一小部分(一说自来水厂亦炸)。 

  广州大沦陷: 

  大亚湾登陆 进攻广州 打通粤汉铁路 

  “突然间空中发出一阵刺耳的‘呼呼’响声,由远而近响彻整个惠州城上空。很快传来震耳欲聋的爆炸声,炸弹冲击波震裂了课室的玻璃窗。”98岁的高波在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清晰记得80年前那一幕。 

  那是1938年10月12日校园早读时间,17岁的高波在惠州省立第三中学读高一。蜂拥出课室的同学一个个吓呆了:紧挨学校的水东街一带硝烟弥漫,商店和民房被炸得碎片满天飞,而密密麻麻的炸弹还继续从低空飞行的日机抛出。学校被迫宣布停课,回家路上沿途都是炸弹爆炸声。 

  “日军登陆目的就是要进攻广州,打通粤汉铁路!”高老回忆说,日本人沿途见人就杀,见房就烧。 

  杜老生前对本报记者回忆:“10月17日,修筑工事的吴连长突然接到广州来电,要求马上率队转移。”到了22日,街上忽然紧张……等到下午打电话给团管区才知道“广州昨晚失陷”。“10月23日,我再见吴连长……整整一个连却只剩23个活着。这4天中吴连长执行命令,在日军占领广州前:炸水厂、炸电灯局、炸海珠桥、炸工厂、炸无线电台……吴连长黑夜里骑着马四处分配人力和炸药。” 

  令人感动的是,民国《广州日报》报人在广州沦陷前一天还发社论坚守一线,号召广州市民“果敢杀敌”,一直战斗到1938年10月20日最后一刻。 

  1938年10月20日,《广州日报》刊登《粉碎倭敌最后的孤注》社论,号召全体广东人都拿出“广东精神”来,社论最后两段写道:“目前,凡广东人应该拿出广东精神来,广东精神是不怕死,肯牺牲,果敢杀敌,顶硬头颅来争气的。广东精神历来表现于革命事业当中,是必须用头颅,用血肉,用肝脑所搏得来的。这次倭敌南犯,正是粤人试用广东精神的机会,切不可错过,我们也深信吾粤同胞是不肯白白错过。所以,每个广东人都要迅速、狂热、踊跃来杀敌,有我无敌,有敌无我。” 

  专家点评: 

  狂轰滥炸平民 严重违反国际海牙公约 

  从1937年8月31日首次空袭广州起,至1938年10月21日广州沦陷的14个月间,日本人对“不设防”的广州城实施狂轰滥炸,对准的目标既非“军事设施”也非“战斗人员”,而是手无寸铁的老百姓,严重触犯了1907年的国际《海牙公约》。引人注目的是,日军对广州大轰炸的密度仅次于当时陪都重庆。据不完全调查统计,抗日战争期间,广东全省受日机侵袭死亡人数14587人;受伤人数10166人;合计24753人。 

  据查证,从1937年7月至1938年6月一年内,日机袭粤已逾2000次,广州市亦在800次以上。1938年6月21日,《新华日报》《申报》同一天登载的1937年8月31日至1938年6月7日日机袭粤统计,仅列:日机袭粤1400次,进袭机数5987架,投弹10292枚,平民死者4595名,伤者8550名。此外,1938年7月,上海文化界国际宣传委员会根据各省市调查及各报纸登载的材料,统计了1937年7月至1938年6月期间日机轰炸情况,其中广东境内进袭机数6492架,投弹11801枚,死亡4845人,伤8901人。 

  1938年9月内政部根据各省县市政府的损失报告,编制了1937年8月至1938年5月底止《各省县市被空军侵袭所受损失统计》,其中日机空袭广东1002次,投弹7045枚,死亡1703人,伤3116人。1939年全国各地空袭损害统计表中列广东死2048人;伤3101人。由于部分县市未能如期查报损失,加上国民政府迁都重庆时,部分机关公文遗失,因此,内政部所编的统计数字是不完整的,广东实际人口伤亡的数字远不止此数。 

  1941年《广东年鉴》统计:从1937年8月31日至1941年底,日机袭粤共19281架次;投弹达20842枚。总共炸死7153人,受伤11838人。毁房屋20031栋。应当指出,这个统计有遗漏不确之处,也没有反映1942年以后广东被炸情况。 

  档案记忆: 

  哪里人多炸哪里 军事据点为密布民居 

  记者在广州市国家档案馆,查到一张1938年8月23日《广州市被轰炸点标识图》,用蓝色记号圈记着从1937年8月31日至1938年8月9日间,日军对广州实施的所有大轰炸投弹点:几乎所有目标都投掷在今天的越秀、荔湾两区,这恰恰是当年广州人口最稠密、商业最繁华地段。包括昔日中山大学校园、中山纪念堂等重要单位建筑。 

  还有《广州市西堤灾区土地重划图》《广州市海珠桥北岸灾区土地重划图》两张老地图,清晰可见老广州繁华热闹的十三行外国商馆区(今天文化公园位置),海珠桥北岸连片居民区(今天海珠广场位置),无一遗漏悉数被日军炸弹炸成废墟。 

  这批民国时期档案,涉及日军轰炸广州的图片、实物和文献档案,展现大轰炸下广州市区市民和建筑遭受严重破坏的惨烈情景:广州城空到处浓烟滚滚,地面断壁残垣,街道尸体遍布。 

  最近13年间,广东省档案馆从日本发现一批侵华日军“写真”画册和照片,真实记录日军当年侵占中国、攻占广州全过程。记者从包括《同盟》《历史写真》《久纳部队圣战记念》等日本人出版的这批“写真”上,看到其刊登的日军轰炸广州的诸多细节。 

  在一本《支那事变附欧洲战乱大写真史》画册中,更直接公布被日本人称为“疾风速雷的攻略”的占领广州诸多画面:1938年10月21日(广州沦陷日)15时30分,日军突入海珠桥;广州市政府上空浓烟大火;天河飞行场被炸毁飞机。画册中一幅广州海珠桥全景照片,一端着刺刀枪的日本兵,刺刀上挂着日本膏药旗,天空中珠江北岸上空浓烟滚滚,定格广州沦陷第二天日军戒严海珠桥真实一幕。 

  令人震惊的是,《同盟》写真图记录1938年9月1日广州法政中路被炸事件,图中说明却写为“广东市(即广州市)的军事据点被轰炸沦为废墟”。事实上,这些所谓军事据点其实是成片充满岭南特色的民居。

  文/图 记者 黄丹彤

(来源:《广州日报》) 

总浏览量: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