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虎门要塞:悬挂西洋国旗的秘密
·三叉戟:广州民航第一款喷气式客机
·广州百年前 大举拆城墙
·1912年广州的《共产党宣言》选译本
·通过广州这个窗口欧洲人爱上了中国戏
·广州百年前已有大学实行学分制
·看看这部《海药本草》就知道当年广州的药材贸易之盛
·唐代时,外商就喜欢上广州
·透过“甲天下”的广铁
·旧时过年:行罢花街 再游花田
·两千年前“海鲜石板烧” 好味!
·看看民国 广州中小学的校规
·你知道广州曾是座炮台城市吗?
·盐与书院——看广东盐商怎样捐建顶级书院
·120岁惠爱医院 曾是“中国最早”
更多>> 
广州文博
清末民国广州如何创建卫生城
清末民初的广州是全国最有活力的城市,然而,又是一个脏乱差的城市
刘永加

  壹 

  “像一只女装手表,经常出毛病” 

  清末,广州经济有了飞速发展,大量外来人口涌入,广州成为全国最有活力的城市之一。然而,囿于原有的城市格局,广州的街道变得拥挤不堪,居民的生活空间也极狭窄,加上城市原来的排水系统落后,市民的卫生意识又跟不上,整个城市的公共卫生状态很差,垃圾秽物随处可见,河涌水臭阵阵,时疫不时爆发。 

1936年,广州市政府派人督责市民做好环境清洁卫生
1937年,广州市夏令卫生运动中清洁队和垃圾车

上世纪30年代,广州市卫生局的清洁洗射队 

  对于广州城糟糕的生存环境,早期改良思想家郑观应在《劝广州城厢内外清除街道粪草秽物公启》中就这样评述说:“每值夏秋之际,奇疴暴疫,传染为灾。此非尽天气之时行,亦由地方不洁所致。盖城厢内外,无论通衢隘巷,类多粪草堆积,小则壅窒里闻,大则积若丘陵,污秽之物,无所不有。设遇霪雨初霁,晴晖烁照,郁浊之气,氤氲上冲,燥温互攻,行人感而成疾,辗转播染,疫疠之症所由来也。” 

  历史上的广州是个水城,六脉渠、护城濠、内街渗井和石板明渠等排水系统在城内纵横交错。六脉渠是一种砖石砌筑的暗渠式排水系统,贯穿城内,渠通于濠,濠达于江。护城濠分为东濠、西濠、南濠和清水濠四段。 

  到了清末,这些原始老旧的排水系统已不适应时代发展要求,加之年久失修,渠内淤滞严重,成为广州城公共卫生状态严重恶化的罪魁祸首。像六脉渠,大部分为民居跨占,渠里蚊蝇孳生、污浊恶臭、疾疫丛生。当时的粤海关税务司梅乐和就说六脉渠“像一只女装手表,经常出毛病”,“以致沙面外侨的健康普遍受影响”。 

  护城濠也因居民随意倾倒垃圾、污水、死物,污秽不堪。内街渗井和石板明渠等排水系统,原本的设计就十分简陋,前者常因水溢而致居民满屋污臭,后者常因渠水阻塞而致水淹大街。 

  当时,广州居民的生活用水,主要取自珠江、城内的濠涌或井水,由于各种秽水和海水倒灌污染,病菌随之散播,严重威胁着居民的健康。 

  贰 

  广州有了全国第一个卫生局 

  近代以前,中国城市是没有专司卫生行政管理的机构的。1901年,清政府在全国实行“新政”,建立警察制度,城市卫生管理纳入警察工作职责,警察局内设有一个科,专门负责城市公共卫生管理。 

  1921年2月15日,广州颁布《广州市暂行条例》并正式实行市制,这是近代中国第一个实行市制的城市。市政厅作为市政机关,下设财政、工务、公安、卫生、公用和教育等六局。广州市卫生局成为全国第一个市级卫生行政机构。 

  当时的广州市卫生局内设教育、洁净、防疫和统计四课(四个部门),职权主要有—— 

  (1)负责城市清洁卫生的章程和条例的制定以及张贴布告晓谕市民等宣传工作。 

  (2)稽查巡视各摊贩、小店、茶楼、戏院、药店、理发店、厕所等的卫生状况,负责清除街市垃圾,保证公共卫生。监督私立医院,取缔非法行医者和“山寨”药房。同时,还负责组织开展创建卫生城等活动。 

  (3)管理市立检疫所、传染病院以及精神病院。负责市民婚嫁注册、殡葬管理及户籍调查等。 

  (4)其他关于公共卫生事项。 

  鉴于广州城较大,卫生事务繁杂,1921年,在广州市卫生局成立之初,便将全市统一划分为六大卫生区,每区设有固定的行政驻所、配备若干专业管理人员与卫生设施,作为市卫生局直属的分支机构,直接行使卫生行政职责。这样,便在全市范围内建立起一个以市卫生局为中枢,以各卫生区所为分支的卫生行政管理网络。 

  1938年广州沦陷,1945年抗战胜利后,广州市卫生局恢复了原先的六大卫生区所,后又将第二、三、四、五区所裁撤,仅留第一、六区所。 

  1948年后,将第一卫生区所改为第一卫生乡所,将第六卫生区所改为第二卫生乡所,还新设了第三卫生乡所和第四卫生乡所。通过这些措施,构建起广州城乡一体的卫生行政管理网络。 

  叁 

  对“六脉渠” 

  进行彻底改造 

  清末民国广州城的环境卫生整治工作,实际上从1903年清末就开始了,并贯穿了整个民国期间。 

  由于城市排水系列问题最为突出,从1903年开始,清政府首先对广州城淤塞的排水系统进行改造,取得了初步成效。 

  1921年4月至7月,广州市政府用了4个月的时间,对126条旧式暗渠共计16800米进行了清理和整治,有些地段还进行了重建。到1931年,又将旧式暗渠改为混凝土水管,并利用城市道路重建的机会铺设了下水道,广州排污问题得到了较好的解决。 

  为让居民能饮用到清洁水,1908年8月,增埗自来水厂建成并向居民供水。1929年,东山自来水厂在杨箕村建成,东山一带缺水状况得到解决。 

  早在清末,广州已推行用垃圾桶收集生活垃圾的方式,这些生活垃圾由清洁工运到指定码头,再由承包公司雇用船只装运至市郊售给农民作肥料。此外,对城市清理出的瓦砾渣土,则另船装运到滩涂洼地作填埋处理。 

  1912年,广东军政府率先拆除广州部分城墙,修建马路。到1918年,广州建有大马路4万多米长,由于是用砂石铺成的,经常尘土滚滚。市政公所成立后,马上派人从德国购回两台洒水车,对这些砂石马路分段淋洒,减少扬尘。 

  1918年之后,广州市政公所展开了大规模的拆城筑路工作,为了便于对四通八达的马路进行清洁。市政公所将全市划分为6个卫生区,每个卫生区配备职员5人——一位负责人、两位督察员、两位监工,管理全区卫生工作。负责人每天向卫生局报告统计资料,由卫生局每月在报纸上公布。 

  当时,卫生局雇佣了1000名苦力(相当今天环卫工人),负责清扫全市街道。为了解决他们的待遇问题,政府除了拨付经费外,还向居民收取环卫费。1930年,广州市政府规定,全市每家店铺和每个家庭,都要缴纳“清洁费”,每个垃圾桶每月缴毫洋3角,并由卫生局上门检查垃圾桶数量。另外,市政府还添置了不少环卫车辆,修建了用于装卸垃圾、粪水的固定船坞。 

  本版统筹/梁力 

  肆 

  《改良厕所办法》等法规纷纷出台 

  在创建卫生城市的过程中,民国广州市政府制定了一系列清洁卫生法规和制度,让一切执行起来有法可依。1922年,颁布《取缔轮船在行驶河道抛弃煤渣炭屑章程》;1922年,颁布《取缔广州市烘溺公司规定》,1923年,颁布《广州市取缔厕所清洁规则》;1925年,颁布《禁止吐口水落地规则》,1926年,颁布《广州市取缔垃圾规则》。 

  1928年,市卫生局提出《改良厕所办法》,对私厕进行强行改建。民国以前,广州是没有公共厕所的,私厕的建立杂乱无章,或建于大小河道上,或建于墙下屋角边,也没有统一的消毒管理模式,老街区经常臭气熏天。 

  在公共卫生建设和管理资金投入方面,市政府也尽力给予保障。据《广州市志》载,“资金来源有市库拨款、发行债券、征收筑路费、清渠费、建筑附加费和群众社团集资等。民国10-26年(1921-1937年)间,市库先后拨付建设费共约2438.66万元(当时的货币单位,下同)1921-1937年间,广州市政府先后拨付建设费共约2438.66万元(当时的货币单位,下同),发行债券共275万元”。 

  市政府还积极让社会资金介入公共卫生建设和管理领域。1921年,市政府决定由卫生局、工务局负责,以投标形式招商承建公厕,承建公厕的商人可得到部分粪水用于售卖牟利。到了1931年,广州全市建成了15间由商人出资兴建的新式厕所。 

  伍 

  广州“卫生清洁运动大会”在长堤开幕 

  改变卫生陋习,需要开展全民的教育活动。为此,民国时期的广州市卫生局开展了一系列卫生教育和宣传活动。 

  广州市卫生局成立之初,就设有负责卫生教育的部门(卫生教育课),负责编撰书籍、杂志(先后出版各式医学期刊共28种)以及卫生演讲稿,以通俗的方式向市民宣传相关的卫生法规。还通过报纸报道以及散发传单、政府布告、放电影等形式,普及卫生知识。这些卫生宣传教育教材,在疠疫多发的广州,很受民众欢迎。 

  政府还不断组织全社会的人参与卫生清洁运动。1928年,国民政府内政部发出通告,要求全国各地于当年12月15日举行“卫生清洁运动大会”。广州市政府接通告后,马上责成卫生局、公安局具体办理此事。但由于准备时间仅有两周,而拟租用的举办开幕式的会场早就被“广州儿童幸福运动会”租用。因此,市政府决定将活动推迟到当月的26日-28日举行。在此期间,卫生局、公安局成立了卫生清洁运动大会筹办处,下分总务股、展览股、巡行股、宣传股和扫除股,各负其责。筹办处一共开了9次会议,对卫生清洁运动大会做了周详布置。 

  在卫生清洁运动大会开始前,卫生局和公安局还分别通知了下属机关以及市区各铺户首先扫除自己门前的污秽,不留残余。为了加大宣传力度,筹办处还用上了直升机散发传单,并邀请红十字会、光华医院、市立医院、孤儿院、各社团机关学校以及慈善救火会等机构参与活动。 

  据当时的《广州国民日报》报道:12月26日,广州卫生清洁运动大会在长堤青年会开幕,开幕式场面极其宏大,之后进行了卫生展览。第二天举行全市大游行和统一大扫除。市长林云陔、卫生局长何炽昌和各部门负责人持帚参与扫路活动。“但见旗帜飞扬,帚把蔽空,浩浩荡荡,情形异常热闹,观者途塞,大有万人空巷之象”。 

  这次卫生清洁运动大会之后,广州也多次举行过这种大规模的活动,并实施了越来越严格的卫生检查方式,对广州居民的良好卫生习惯养成起到了良好的促进作用。 

(来源:《羊城晚报》)

总浏览量: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