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黄花考古学院——中国第一个职业考古学团体
·钱路头:百多年前打响“货币战争”
·“市一”到“市十三”医院变迁话沧桑
·民国的广州 如何解决住房难?
·民国时代的广州房荒
·民间救火队曾担任重要角色
·清代兵部尚书给镇海楼题写的对联不止一副
·三起三落 弦歌不辍
·

英语是怎样登陆中国内地的

靠“广东英语”

·官方大举迁坟 建设模范住宅
·明代“义务教育”写进“一德路”地名
·中国第一家咖啡馆出现在广州
·大北小北 镌刻明代城门记忆
·越华书院远去 余韵留存越华路
·法政路藏法政学堂百年记忆
更多>> 
广州文博
120岁惠爱医院 曾是“中国最早”
为中国首家精神病院 开启近现代精神医疗事业

  位于广州珠江边的广州市惠爱医院,是中国第一间精神病专科医院。120年前,它由美国医生嘉约翰创办。作为一家“百年老号”,广州市惠爱医院在市民中家喻户晓,但它的历史变迁、建院故事,你可知晓?通过中山大学历史系教授、博士生导师梁碧莹的《走过120年的老字号广州惠爱医院》一文以及院方提供的资料,我们得以一窥该院是如何历经建院前的重重困难、建院初期的风雨飘摇,从建院初期的17亩地,发展到如今的芳村、江村、荔湾三个院区,成为目前广东省内唯一一所三甲精神病专科医院的。  

惠爱医院荔湾门诊部外景,摄于1989年。
 
惠爱楼,嘉约翰摄于1900年。 1897年,嘉约翰用2091.53美元在芳村建起
一栋带有波斯风格的两座二层砖木混合结构的小楼。 
惠爱医院江村院区正门,摄于1989年。 如今的惠爱医院分设芳村、江村、荔湾三个
门诊,江村为住院部,目前是广东省内唯一的三级甲等精神病专科医院。
 

芳村院区提升改造项目效果图。

  美国医生自购17亩地 

  办中国首家精神病院 

  嘉约翰(John Glasgow Kerr)于1824年出生于美国俄亥俄州,1853年年底来华,1855年接管广州眼科医院工作并重建医局,正式命名为博济医院,也就是现中山大学附属孙逸仙纪念医院的前身。 

  在行医过程中,嘉约翰还关注着一个更为弱势的病患群体——疯癫症患者。彼时的中国尚未有专门针对精神病人的医疗服务机构,患者要么被锁在家中,要么被投入监狱,他们的结局往往是因遭受粗暴对待悲惨地死去或自杀。 

  早在1872年,嘉约翰就提出在广州建立疯人院的设想。他指出“建立疯人院是解除这类病人痛苦的唯一办法”。虽然建议得到一些在华行医的同行支持。然而,美国长老会和医学会否决了嘉约翰等人的建议,表示教会不给予经济上的援助。 

  然而,嘉约翰仍然坚持在广州设立癫狂病院的必要性。他利用自身的影响力,组织了一个临时筹委会,发出建院的公告,多方筹措资金,同时在各种刊物报纸上发表关于精神病治疗的文章,让更多的人知道并了解精神病。 

  在《西医新报》第1期上,嘉约翰发表题为《论医癫狂症》的文章,指出:“凡人怪异之病殊多,为最酷烈难治者莫如癫狂之症,有缓有急,或初起而操刀杀人,或病后而妄言诞语,或哭或笑,其状难以尽述”;“美国较大的省份设有专门的癫狂医院数间,小的省份也会设立一间疯人医院(不包括各个城市根据不同资助情况设立的疯人医院),还有医生自己设馆专医此症。英、俄、法等国都有各自的体系,按照此类方法设立癫狂医院”;而“中医或是病人的族人普遍使用铁链手铐紧锁疯人手足,这样的手段虽可以使疯人不再杀人犯科,但对于患癫狂者本人则无大益”。 

  1892年,嘉约翰倾其所有,自己出资购买了位于芳村白鹅潭码头旁17市亩的土地用于建设惠爱医院。随后数年,嘉约翰一边继续募捐,一边筹划具体建设事宜。1897年,他用2091.53美元在芳村建起一栋带有波斯风格的两座二层砖木混合结构的小楼。 

  如今,这座小楼仍然矗立在广州市惠爱医院内,得名“惠爱楼”,是广州市文物保护单位。 

  两名病人乘舢板入院 

  这天被定为建院之日 

  1898年2月28日,嘉约翰夫妇带着两名精神病人,乘坐着小舢板从珠江北岸驶向南岸,从芳村码头的杂草丛中走向这栋小楼,这一天便被定为建院之日。据嘉约翰夫人在《服务五十年》一书中记载,当天,第一个病人由人背着入院。当嘉约翰打开了这一栋小楼的门,从此开启了我国近现代精神卫生事业。 

  第二年,嘉约翰从博济医院辞职后,夫妇俩迁居到惠爱医院内,与病患们同住在一个楼房长达14个月之久。为安全和健康起见,他的学生们为他集资在医院外建了一栋住宅,但直至他去世前9个月才搬进去。 

  据该院院史记载,建院第一年,医院共收治了11名病人,第二年增加至30名,之后病人逐年递增。病人的年龄下至13岁上至87岁,以20~40岁为主。病人主要来自广东省内,还有广西、云南和湖南,甚至部分来自中国香港和新加坡等东南亚地区。在1909年医院收容的194名病人中,有99名是被官方送来的,其中一半来自香港。当时香港出现精神病人,港英政府便会把他们送上火车直驶至广州芳村石围塘火车站附近,之后转至惠爱医院。 

  当时病人职业的以苦力和渔民居多。建院头几年的病人都是病人家属送至医院救治,或是有心人从街头领送过来的,医院的运作主要靠募捐及病人家属交纳的一点费用,举步维艰。从1903年起,医院开始接收广州府送来的精神病人并接受政府资助,缓解了医院的部分经济压力。 

  在惠爱医院里,嘉约翰对病人采取灵活的医疗手法。尽量采取劝说的手法,必要时才采用强力管理;给病人以自由,必要时才进行监禁管束;一般让病人充分休息,伴以热水浴、户外活动、身体锻炼和职业劳动方式进行治疗,必要时进行药物治疗。对狂暴病人,则施以约束和药物镇静,对拒食的病人采用鼻饲。医院工作人员需要语言温和和行动轻巧。嘉约翰创办的精神病院受到广州民众欢迎,也为广东地方当局所认可。 

  院名、院区几经变更 

  近年复名“惠爱医院” 

  在建院后的近三十年里,惠爱医院多数时间都处于风雨飘摇之中,几度陷入停滞。幸有一众有心人,恒心恒力,医院才得以坚持下来。1924年,孙中山委托其英文秘书陈友仁于嘉约翰夫人84岁生日当天致信贺寿,感谢她及嘉约翰为中国人民所作的伟大贡献。 

  1927年,当时的国民政府接管了“惠爱医癫院”,扩充床位,扩建病房并改名成为“市立第二神经病院”。1935年12月,医院与市立第一神经病院重组合并,改称市立精神病疗养院,留医名额为800名,全院医、护、职、工、警、夫编制共86人。占地面积四十余市亩,与新中国成立初期的占地面积基本相同,此时为新中国成立前精神病院最兴旺的时期。 

  到了1938年10月,广州沦陷,国民政府在匆忙撤退前,将精神病疗养院临时委托给广州天主教教会代管。由于社会动荡、经费困难、条件恶劣,病人死亡率很高,住院病人从沦陷前的800多人,一直降至抗战胜利时的60余人,全院职工仅余23人。 

  1945年9月,历时八年多的抗日战争,终于盼来了最后胜利。同年11月中旬,复原后的广州市政府卫生局派人初步接管医院,1946年2月1日正式接管。此后,病人及职工有所增加,至1948年增至380余人,职工增至60余人。 

  新中国成立后,惠爱医院的院名经历变更:1949年更名为广州市精神病医院,1969年改为广州市第十人民医院,2003年改为广州市脑科医院,2014年复名为广州市惠爱医院,又名广州医科大学附属脑科医院、广州市精神卫生中心。 

  该院院区也几经更迭:1957年10月,该院接管芳村疗养所;1958年,在广州市北郊太和公社和龙大队征地15亩,自开荒山70多亩,买得水稻田40余亩建立太和疗养所;1965年兴建鹤洞疗养所,1966年5月正式启用,病人是由芳村疗养所转来的男女慢性病人各100名,1997年停办;1965年,该院购得原属西郊大队的一个废水塘,面积约为1100平方米,于当年年底建成一座三层水泥混凝土结构的楼房作为荔湾路门诊部。 

  120年来医学迅速发展 

  精神问题逐渐被正视 

  如今的广州市惠爱医院占地面积10万平方米,业务用房5万多平方米,分设芳村、江村、荔湾三个门诊,芳村、江村两个住院部,集医疗、教学、科研、预防、康复于一体,是广东省内唯一的三级甲等精神病专科医院。 

  120年间,发生变化的不仅是院名、院区,还有人们对于精神、心理疾病以及患者的看法。在惠爱医院尚未创立之时,“癫狂”常被认为是邪气、冤孽所致,病人家属多以求神拜佛、符咒、巫术来驱邪消灾。而如今,随着医学界对精神、心理疾病的研究越来越透彻,精神问题已卸下神秘的面纱。该院服务人群范围也在不断扩大,从儿童孤独症,青少年滥药、网瘾、厌学问题,女性的产后抑郁,更年期焦虑、抑郁,到男性的酒瘾,老年期抑郁、痴呆……越来越多患者和家属开始接受老中青幼不同年龄阶段都可能出现精神心理疾病这个事实,而这些无关乎邪气、冤孽,也无关乎“意志力不坚定”“不乖”“个性不够开朗”,与高血压、糖尿病等躯体疾病一样,并非患者本身所能控制,需要医生帮助。 

  目前,广州市惠爱医院正在进行原址整体提升改造,按照规划,提升改造完成后,芳村院区主要以心理轻性精神障碍诊疗、科研教学、公共卫生及行政管理功能为主,设置床位700张;江村院区主要以重性精神障碍诊疗、慢性康复功能为主,设置床位1220张;荔湾门诊主要以心理咨询及治疗为主。 

  文/中山大学历史系教授、博士生导师梁碧莹   记者  伍仞 通讯员刘靖雯、陈子恺  图片/院方提供

(来源:《广州日报》)

总浏览量: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