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法政路藏法政学堂百年记忆
·半个世纪前印尼鹰航空公司首航广州
·最早记录葡萄牙人来澳门
·广州火车站:一波三折的建设经过
·1805年,俄国船出现在广州口岸
·巨舶载檀木 香从海上来
·两广总督与广东巡抚的故事
·菠萝蜜最早引种在广州
·沙河故事
·市民讲述我的地铁记忆
·听老一辈运动员的《致青春》
·当年预报台风龟鳖也上阵
·为岭南画派的传播吹响号角
·鲁迅在广州租房经过
·民国广州为什么流通毫洋
更多>> 
广州文博
沙河故事
提起“沙河粉”,恐怕没有几个广州人不知道,但对于沙河的历史,就不一定人人皆知了,像抗法名将刘永福与沙河之缘;“南天王”陈济棠在沙河的私宅等等
卢洁峰

  壹

  广州人北上和东出的必经之道

  沙河,原指“沙河涌”。沙河涌发源于白云山东麓,涌水中含有大量的泥沙,自北往南流到现今沙河大街附近,淤积为一个大沙丘,沙丘中生长着很多“螃蜞”,当地人称之为“沙螃”。“沙螃”可吃,味美,多在沙子里生息,沙丘上凡有小孔洞的地方,就有“沙螃”,只要用一截短竹插进小孔洞里,就能活抓“沙螃”。这个大沙丘也因此而得名“插沙螃”。

  由于这个位置是广州人北上、东出,外地人南下、西进的必经之道,清政府在此设立了一个有十来个驻兵的哨卡——“沙河汛”,作为广州城外东北部的一个警戒点。但当时的“沙河汛”四周,仍人烟稀少,无墟无镇。

上世纪80年代沙河大街和瘦狗岭

当年的动物园 供图/@文仕微声

十九路军坟场旧照片 供图/陈斌

寄园里的“红楼”,红墙绿瓦黄柱

先烈东路(沙河段)南段的骑楼(1957年) 供图/黄履文

1991年整治前的十九路军坟场牌坊,汽车直接从牌坊中间拱门出入

  贰

  “沙河粉”的由来

  “沙河汛”是广州人上白云山游览或祭祖的必经路口,有歇脚、吃喝的需求,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附近的农民开始用米浆蒸做一种可存放一天的米粉条(方便即炒即卖),以满足往来路人果腹之需。米粉是用白云山泉水制成,又薄又韧、细滑可口,经食客口口相传,取名“沙河粉”,成为远近闻名的小吃。由于有了买卖之需,一些商民开始聚居“沙河汛”做生意。

  同治年间(1862年-1874年),清政府在这里设立了行政机构“沙河埔”,地属番禺县鹿步司。尽管如此,沙河埔一带还是很荒凉的。据清同治十年(1861年)的《番禺县志》记载,白云山东麓一带,只有燕塘墟和三宝墟,并无沙河墟。沙河墟的形成,与抗法名将刘永福直接有关。

  1885年4月,中法战争结束。10月,刘永福奉命班师回国,他选择在沙河埔建立刘军大营,军队则分散驻扎在沙河埔至五山(今华南理工大学和华南农业大学)一带,方圆约5平方公里。

  当时,军队加上家属,人数近2000人,日常食用的需求不少,燕塘墟和三宝墟的人流物流便被吸引到沙河埔,于是,沙河埔成了人丁兴旺的沙河墟。而刘永福大营周边,因聚居的人越来越多,衍生出永福村。现在,沙河仍留存有永福村、永福里、永福东约等地名。当年建筑的刘氏家祠,现还保存着。

  一些有眼光的商家,便在沙河墟南面搭棚垒舍,建起店铺做生意,于是沙河墟变成“沙河市”。这里说的“沙河市”,并非建制市,而是集市、市场之“市”。

  “沙河市”位于东沙马路南侧,以一条长约300米的沙河大街贯穿并辐射之。各种店铺商号,沿街排列。至1949年,整个“沙河市”计有米铺、山货铺、酱料铺、药材铺、当铺、茶楼、客栈、飞发(理发)铺、烟馆、赌馆、妓院、棺材铺,以及停放死人的“仙人亭”等不下一百几十家,居民约有400余人。此外,“沙河市”内还有善堂以及两间基督教教堂、私塾等慈善与教化之所。广州警备司令部沙河独立中队、广州警察局沙河警察所、东沙马巡队所、邮政所等,也设于“沙河市”内。

  实际上,在民国年间,在“沙河市”的另一头,也形成了一个新“市”——“安平市”。不过,大多数广州人,还是习惯把沙河地区,统称为“沙河市”。

  1932年,“沙河市”番禺县划入广州市,属“龙洞堡乡”管辖。1949年11月以后划为广州市郊区。1958年成立沙河人民公社,1983年取消人民公社成立乡。1985年并入天河区建立沙河镇。2002年12月撤销沙河镇,成立沙河街道办事处。

  叁

  广州第一条城郊马路

  沙河的第一条马路出现在清末。1906年3月,由商人主持,在广州城东郊兴办马路,拓宽原有自广州城东门至白云山的山间土路,沿路基两旁挖出排水沟,在路基上铺上1:1的泥和沙,夯实至4寸厚。1907年,路成,名之为“东沙马路”。这是广州城第一条城郊马路。

  当年,修筑东沙马路的主要目的,是为方便广州人从城的东门出而上白云山,所以路只修筑至沙河墟边,并设“息鞭亭”,以便远道而来的游人在此歇息。“息鞭亭”位于如今濂泉路与先烈东路交界处的广州金马国际服装城附近,当时的“息鞭亭”,是一处“宏厂酒肆”——一个规模宏大的专营酒水的棚舍,并非今人所想象的什么“八角攒尖”的砖石结构亭子。

  自1921年2月15日广州建市以后,城市人口快速增长,市区不断向郊区扩张。1930年,当时的广州市工务局局长程天固,主持制定了《开辟郊外马路意见书》,计划用6年时间,在市区外建设35条、总长约20千米的郊外马路。包括改造原有的东沙马路。这一年,东沙马路被改造成为一条路面总宽度为20米(其中沥青主路面宽6米,路两旁各预留路面宽7米),总长约4公里的现代意义上的马路。

  此外,自1921年2月广州市建立之后,沙河也发生了许多新变化,其中最突出的就是广州市内的公共汽车,开进了沙河,在息鞭亭附近设立沙河总站,这对于沙河地区的居民和附近的农民来说,是一件相当新奇的事情。故当地人在息鞭亭的位置上,重新建立了一个新棚舍,名曰“新奇亭”。

  肆

  竹林多,很荒凉

  为了更清楚地了解沙河地区的历史,笔者通过十九路军坟场管理处的罗淑欣科长,组织了一个沙河历史访谈会。参加者为在沙河居住了52年的黎碧茵女士、居住了34年的省歌舞团的周捷先生、居住了20年的叶春生先生。他们说,竹林多是沙河当年的一个最大特点,到处都是吊丝丹竹林,十九路军坟场和动物园在建设前,亦是连片的吊丝丹竹林。吊丝丹竹笋是沙河地区的特产,爽滑鲜美,可惜现已绝迹。

  上世纪70年代中期,笔者被抽调去“广州市蔬菜工作队”工作,曾在沙河大街上的“广州市郊区委员会”里集训了几天。记得当时的沙河,十分“农村”,最显赫的建筑物就是沙河百货公司和沙河邮局。直到上世纪80年代后期,沙河依然很荒凉。先烈路(即原来的东沙马路)沿线,尤其是黄花岗东北以上路段两旁,除了坟墓就是竹林。越向东北方向走,竹林就越多。不要说刮大风,就是平常,风过竹林,都会发出“呋呋”声,到了晚上就更让人害怕。周捷先生说:“省歌舞团(当时就设在沙河)的女士,夜晚是不敢上街的。”

  黎碧茵女士说:“濂泉路口至白云山脚的那一片地方亦很荒凉,里面有个田心村。记得那时我在先烈东路小学上学,一些同学还会在课间上山打柴。在学校就读的原中南军区的子弟,总是成群结队地上学放学,为了壮胆。”

  伍

  茶亭是沙河的一个地标

  据几位老沙河回忆,到了上世纪90年代,有三条公共汽车线路到达沙河地区,分别是黄沙至动物园的6路车;越秀中至沙河大街的11路车以及16路车。他们印象最深的是11路车有一个站叫“茶亭站”。

  查旧地图,可见广州城东郊、西郊和北郊,都有一些“茶亭”分布。这些“茶亭”并非传统建筑的亭子,而是用几支竹竿,撑起几块竹榻,下面摆几张条凳,供路人喝水、歇脚的竹寮,是绅商贤士的公益善举。沙河的“茶亭”,正是这样的一个竹寮,它位于先烈中路小学正门左侧。

  直到上世纪80年代,11路车上行至动物园门口的那个站,叫“动物园站”,但下行至动物园对面的那个站,则叫“茶亭站”。可见,尽管“茶亭”只是一个竹寮,却是沙河的一个地标。力助孙中山革命的谢良牧先生,身后就安葬在“茶亭”对面。

  黎碧茵女士是1965年在先烈东路小学读一年级的,她记得小时候见到的茶亭,已经变成一个类似小卖部的地方,占地约10多平方米,有一条柜台,卖一些小学生喜欢吃的“鼻屎”(咸柑桔粒)、蚕豆之类的东西。

  陆

  黄花岗曾叫红花岗

  “文革”期间,黄花岗曾经改名为“红花岗”。据黎碧茵女士回忆:“文革”时期老师说,黄花岗现在已经改名为红花岗了,以后大家不要再叫黄花岗了,就叫红花岗。因为资产阶级才叫黄花岗,无产阶级要叫红花岗。

  十九路军坟场就在沙河,它的凯旋门,沙河人习惯称为“牌坊”。几位老沙河说,“牌坊”两边原本挤满了低矮的民居,是无马路的。从沙河进出水荫路的车辆,即使是大货车,也是直接从牌坊中间的拱门通过的。1991年,广州市政府分三期改造,牌坊两旁才开辟马路,车辆才不再从十九路军坟场的牌坊拱门中通过!

  十九路军坟场东南角内,当年有座50多米高的跳伞塔(估计是上世纪50年代后期建设的),它是广州市内唯一一处可以练习高空跳伞的场所,承载过许多人的美好回忆。可惜的是,2000年,跳伞塔被炸掉。之后,在它在上面建起了天溢大厦。

  柒

  “南天王”陈济棠的私产:寄园

  现今广州警备区司令部及中共广州市委党校、先烈中路小学所在的地块,在上世纪30年代,为永福乡的竹园、旱地、岗地和村落聚居区。

  在现今市委党校内,原有一座大园林——“寄园”。寄园平面近似于一个直角三角形,两条直边长各为200米左右,整个寄园占地面积约3.5万平方米,其中大竹园占地约两万平方米。偌大一个寄园,仅有一座钢筋混凝土的两层楼房(俗称“红楼”),楼房坐北朝南,外立面以红砖砌成,覆顶为绿瓦,南门有两根黄色圆柱出檐抱厦。楼房设有两条白色的钢筋混凝土通花护栏楼梯供上下,二楼还有两个通花护栏的白色小阳台。

  这栋红墙绿瓦、白梯黄柱的小洋楼,通透宽敞、中西合璧,一望而知非寻常人家的物业。原来,它是上世纪30年代“南天王”陈济棠的私产。

  寄园由于地处荒僻,外加被大片林木遮盖,故直到1959年初,才被相关部门发现,将其拨给市委党校使用。园内的“红楼”,最初用作学校总部,1980年后成为学校幼儿园,现在是学校的一个会议室。

  (来源:《羊城晚报》)

总浏览量: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