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法政路藏法政学堂百年记忆
·半个世纪前印尼鹰航空公司首航广州
·最早记录葡萄牙人来澳门
·广州火车站:一波三折的建设经过
·1805年,俄国船出现在广州口岸
·巨舶载檀木 香从海上来
·两广总督与广东巡抚的故事
·菠萝蜜最早引种在广州
·沙河故事
·市民讲述我的地铁记忆
·听老一辈运动员的《致青春》
·当年预报台风龟鳖也上阵
·为岭南画派的传播吹响号角
·鲁迅在广州租房经过
·民国广州为什么流通毫洋
更多>> 
广州文博
民国广州的民生工程
葛禾

  日前《羊城沧桑》刊载了《民国广州廉租房———平民宫》,讲述了兼住宿、教育、娱乐等功能于一身的平民宫的情况。其实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为解决普罗大众的住宿问题,除了平民宫之外,广州市政府还先后在东较场、法政路、同庆路等地兴建平民住宅,当时将这些提供给最低层老百姓栖身的住宅叫做平民居留所、劳工安宅所及劳工住宅。

在广州街头就餐的人力车夫

清末广州的贫民

广州市立贫民教养院(1926年)

  上世纪20年代初,广州拆城墙及民居,开辟及拓宽原来狭窄的街道,马路宽敞了,但房子拆了不少。到了20年代末,广州的经济发展和社会富庶了,人丁兴旺起来,加上不少农民入城打工,导致广州的房屋供不应求,原来一家独居者减少,数家同居之屋增多。1928年,广州市有居民约18万户,有产权者仅2万,即近90%的广州人无房产,他们只能租屋居住,租金平宜的房屋大多是破旧不堪,漏风渗水,不合卫生。最惨的是社会下层的咕哩(苦力)及失业者,他们席地而栖,露天而宿,即“荐(垫)石、衾(盖)席、枕屐”,每晚入夜时分,惠爱东路(今中山四路、中山五路)及财厅前一带成了露宿之所,不少衣衫褴褛者躺卧在骑楼底,纵横如尸,目不忍睹。

  东教场的平民居留所

  1928年,广州市长林云陔草拟《广州市政府施政计划书》,其中提到要“依据最进步之市政原理”建成“完美之都市”,并说要兴建平民宫和平民村舍及平民戏院等。为尽快解决贫民的居住问题,一开始是打算以改造的办法实施。市政府最早计划是将城西方便医所(今市一人民医院)来改为平民住宅的,当时打算将方便医所的东、西两边及中座病房改为睡室,中座一进改为管理员室,中座二进改为图书室及客厅,中座后进改为礼堂,中座尾进改为厨房及食堂,西座一进改为办事处。西座东南及东座东北角的房间改为浴室。但此计划并未实现。1929年9月11日,广州社会局成立,首任局长是伍伯良。当时社会局主要负责广州的农工商、劳资、救济等,其中包括建设平民住宅,让租不起屋,更买不起屋的穷人入住。根据市政府的《建筑平民宿舍原则》,建筑经费由政府拨出,如不足可募集补充,可利用庙宇及其他无用的建筑物拆卸作建筑材料,在城内空地或城外附廓的空地上建设平民住所、劳工住宅等。选址要靠近贫民谋生地,为有工作但无住所的人提供栖息地;可酌情收最低的租金。

  1926年7月,广州市在德宣路成立贫民教养院,贫民教养院原来就叫做栖留所,后来又改名为留养院。但由于德宣路教养院的地方狭小,1928年11月,市政府把普济养老院(教场东、东川路)、市立瞽目院及市立盲人学校(均在北横街)等划归贫民教养院。贫民教养院招集市内无依贫民,教授他们学习编织各种藤条应用之物,这些产品推销所得用以补充经费。每一期收纳贫民100名,按期即要出院。若遇无劳动能力的年老贫民,需要出院时每名发给两个月的口粮,约大洋8元,分别遣其回籍度日。

  自1929年10月至次年6月,贫民教养院新院舍在石牌相继落成,老人陆续迁入。与此同时,市政府拨给5000元,贫民教养院利用原东较场老人院的38间旧房舍,兴办平民居留所。1930年9月5日,平民居留所正式对外营业,时人也叫它做“平民宫”。东教场的平民居留所占地面积32井(1井即2500平方米),四周园林景色,道路树木婆娑,住室平排,全部单人式,可住290人。室内有床帐、枕蓆、家私用具、电灯水池、浴室厕所等,还设有书报室、收音机等。当时宿舍床位每月收8毛钱,日租4个仙(4分钱)。吃饭的话每人每月收5元,每日收2毛。一年后,即1931年9月,平民居留所共收留7402人,其中小贩1593人、工人2314人、学界518人、军界831人、商界263人、苦力750人、医界3人、政界73人、失业1050人。此举既解决了市民特别是贫民的住房困难,又为贫民教养院增加了收入。

  继续兴建劳工住宅

  在1931年《广州市政实施大纲》里,有4条市政发展原则:本市发展趋势之观察、社会及市民日常生活之需要、市库与社会经济之力量和现代市政学理与经验。关于社会救济,大纲有这样的表述:“现代都市之发展,乃一畸形之建设也。其趋势一为协进资本主义之成功,一为促成平民生活之恶化,两者背驰,相去愈远,于是劳资之利害冲突,与一切复杂难决之社会问题生焉。为改造社会,使之成为人类互助共利之乐土起见,则凡百设施,自应趋重于改善平民生活,及其非资本主义之建设。”1931年12月,大南路的平民宫建成后,各界反应热烈,认为这是一项“使劳动中人得免居住苦厄”的举措,于是市政府继续兴建平民宿舍,由于这些宿舍主要是提供给工人,尤其是那些从乡下来的“农民工”,所以又称其为劳工安宅所、劳工住宅、工人宿舍。

  从1932年起,市工务局开始筹划兴建劳工安集所,建筑费用除市政府下拨之外,还向社会各界募捐。劳工安集所分布在全市各地,先是珠江铁桥(即今海珠桥)南便桥脚的劳工安宅所,占地面积为35井,单人式,可住230人,建筑费用6300元。珠江铁桥北便桥脚的劳工安集所,面积也是35井,可住三四百人,建筑费用6300元。在法政南路的八旗会馆旧址兴建第一号劳工住宅,占地面积18井,大楼3层高,最上一层是礼堂,作为民众教育、训练及举行婚礼之用。该劳工宿舍是家庭式,有房16个,厅8间,可住约48人,建筑费用20700元。宿舍内有蚊帐、毯蓆、面盆等用具,单人每月收费8毛钱,家庭式一厅一房每月收4元,单人免担保,家庭需有团体证明才能居住。在八旗会馆旧址的第二号劳工住宅,面积19井,单人式,可住300人,建筑费用24300元。八旗会馆的劳工宿舍内分单人家庭两种,单人床位300张,家庭式有房16间,厅8间,蚊帐、毯蓆、面盆等用具均由公家供给,单人每月则8毛,家庭式一厅一房每月收4元,单人免担保,家庭需有团体证明。河南同庆路义居里第一号劳工住宅也是3层高,占地面积约23井,单人式兼家庭式,可住260人,建筑费用48600元。河南同庆路义居里第二号劳工住宅面积约28井余,家庭式,可住400多人,建筑费用41600元。床位240张,每张月租8角,家庭式1厅2房月租8元,1厅1房月租6元。2房有21间,月租6元。单房6间,月租3元,电灯自来水俱备。黄沙兆福新街附近劳工住宅面积约35井,单人式,可住300人。

  刘纪文撰《广州市平民宫记》

  广州自东教场平民居留所、大南路的平民宫到后来的劳工安集所,曾经有三任市长主持过建设事务,他们是林云陔、程天固以及1932年上任的刘纪文。刘氏继承林、程的做法,兴建工人宿舍,即劳工安集所,以满足劳工大众的需要。1934年7月31日,刘纪文骑马不慎跌伤左肩,次日在家休养时他写了一篇《广州市平民宫记》,里面是这样说的:“墨子曰:‘天下百姓皆尚同于天,有一而不同于天,灾犹未去也。’此为人民平等之义。《尔雅·释宫篇》,宫为之室,宫与室为互训。此为民居名宫之义。自秦以民为黔首,以宫为王居,而古义遂晦。晚近世变曰大农村破产,琐尾流离,民居荡析。广州号称殷富,而失业被乱者集于都市以谋朝夕,往往求一廛之托而不可得,乃至风餐露宿,民生日踧,流弊繁多。前讨逆军第八路军总指挥陈公济棠惄然忧之,拨天一轮船案罚款六万圆,为平民栖息建设之费。牒市政府主其事,并推市党部委员林公翼中会同董理前市长林公云陔,爰饬工务局择地规划,选定高第街前军事厅故址。由是鸠工庀材,饬匠程役,费有不足,由市库筹拨,以竟阙事。经始于民国十九年夏,落成于民国二十年冬,楼凡四层,轩窗洞达,采光换气,咸适其宜。鳞次栉比,编为甲乙,秩然有其序也。爰定极少之租值,以惠平民。虑秩序之或紊也,厘章则以部勒之;虑逸居之无教也,设夜校以训诲之。设书报阅览室以沦其智能,设消费合作社以劝其互助,更为之介绍职业,或送院习艺,贷资作贩,凡足以调剂平民生活者皆悉力以图之。是举也,陈公济棠提倡于前、林公云陔主持于后,而林公翼中襄同经划用底于成。纪文承乏市政,幸接前规,敢不益求完备以绍述诸公之志愿,然而万间广厦,古叹其难,虽市府加设平民宿舍,从事补苴,而芸芸市民尚多无以为家之叹,众生无穷,愿益无尽,是以所望于邦人君子。”刘纪文这篇文章,当时并未见诸报端。78年后,即今年10月19日在孙中山大元帅府纪念馆举办的“刘纪文先生生平展”曾展出此文手稿,难得一见,上世纪30年代广州大力兴建平民住宅的经过及主持者的思路从中可见一斑。

  至于那些平民住宅后来的情况,据今年96岁的老人梁俨然回忆说,1938年夏天,日本飞机侵袭广州,其中海珠桥南北两岸是其轰炸的重点,桥北一带的劳工安集所被日机炸成一片废墟,后来的海珠广场正是在此废墟上兴建而成。

(来源:《羊城晚报》)

总浏览量: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