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青青山中竹 造纸皎如雪
·敢闯敢试成就广东电影多个“第一”
·广钟:在时光流逝中记录流逝的时光
·广货多爆款 代代领风骚 当年靠时髦 如今靠智造
·97版回归特刊开启厚报时代
·这件珐琅器见证清代繁复华丽的审美
·感恩西瓜园 踏上新征程
·“广东女子图鉴”进化史
·百年广铁,“国运所系”
·从喜羊羊到熊出没 他们都是“广东制造”
·“94新生代”是这样炼成的
·一套《流淌的歌声》 救了一个“太平洋”
·“济世为公”老字号何济公永远的光荣与梦想
·小小手电筒 风靡老广州
·广州最后一批抄表员去哪了?
更多>> 
工业
楼船祝寿:古人的“邮轮旅游”

  在越秀山广州中展出的“匠心神巧——广州特展”中,有一件“紫檀嵌珐琅象牙雕塑人物楼船”。这条船一眼看上去,只能用“琳琅”“精工”“目不暇接”这些词语来形容。因为它融合了多种广作传统工艺,而且加工技艺非常精良。从它那儿,我们可以看到古时水上游乐的珍贵画面。 

清 紫檀嵌珐琅象牙雕塑人物楼船(正面) 

《洛神赋图》中的画舫 

  

清 紫檀嵌珐琅象牙雕塑人物楼船(侧面) 

  不惜工本的制作 

  再现“楼船祝寿” 

  这条“楼船”曾是清朝广东官员向宫廷进贡的寿礼。大家可能在类似《延禧攻略》这样的清宫剧中看到过给皇帝祝寿的场景,真的是各地争相“献宝”,堪称奇珍异宝博览会。呈送进宫的“寿礼”,自然是挑选高手施为,在用料上也常常不惜工本。这种封建王朝的奢靡风气,加重了普通民众的负担,却也确实提升了工艺技术水平。 

  楼船船身由紫檀雕刻而成,屋檐、窗底等部件镶嵌珐琅,层次清晰,色彩丰富。楼船呈三级台阶式造型,尾部上翘与二级舱顶平,由船体和底座两部分组成。船底海浪纹,仿若乘风破浪,长帆万里;船身饰珐琅双龙戏珠图案,造型灵动、鲜活;第一层:饰有6个人物雕像,均手持船桨,立在一层船身四周,人物形态各异,栩栩如生。中间立有一紫檀牌坊,牌坊底部饰有珐琅。牌坊内侧置一楼梯,沿楼梯可上至船身二层;第二层:也立有6个人物雕像,其中一为献寿童子,手持寿桃,一为贵妇人雕像,为祝寿对象。中间立一插座,可插宫灯,宫灯由龙首衔着,宫灯四角饰有珊瑚流苏珠串;第三层:为一珐琅顶四面雕窗楼阁,楼阁四角挂有铃铛。 

  这艘船使用的珍贵物料和高端工艺是如此之多,不能不让我们联想到当时广州地区发达的对外贸易的影响。学者在论及广作木制家具时常说是“不惜料”,说的就是因进口之便带来的物资充裕。 

  广州博物馆副馆长曾玲玲在《试论明清时期贵重物料的进口与岭南雕刻类工艺的发展》中指出,明清时期来自“南海诸国”的各类昂贵原材料中有许多与广作工艺相关,包括犀角、象牙、乌木、花梨木、黄花木、番红木、玳瑁、水晶、玛瑙、黄蜡等。这些“南海诸国”主要是安南、占城、真腊、爪哇、暹罗、苏门答腊、锡兰、苏禄、渤泥、满剌加,这些古国所在的位置大约相当于今天越南、柬埔寨、印度尼西亚、泰国、菲律宾、文莱、马来西亚等地。 

  《广东通志》在介绍这些国家的史料后还有一句“舶使常至广州”,或“使回令于广东布政司管待”,可知当时这些物料,多从广州上岸,“以明清时期广州口岸为纽带,形成了原材料市场-进口和生产基地-国内外消费市场的商品网络。在这个网络中,广州是枢纽,东南亚和欧美市场以海外贸易为连接,广州外销艺术品的生产和销售被纳入了全球化贸易的网络”。 

  曾玲玲指出,这种贵重物料的进口,早在汉代就开始了。唐代市舶贸易的繁盛,“珍异之货”,云集羊城,包括珠、香、象(牙)、犀(角)、玳瑁(甲)在内,统称为“舶来品”。这些原材料的持续供应,是明清时期雕刻类工艺得以发展和繁盛的重要客观条件。 

  舟船娱乐 是历史悠久的传统 

  舟船是重要的交通工具,很多人一生与水相伴,生活中的大部分时间在船上度过,游乐自然也是船上日常的一部分。但有史可查的船上游乐起于何时,说法并不一致。学者张帆在《别具一格的水上戏场》中指出:有人以《史记》中“十八年, 齐桓公与蔡女戏舟中,夫人荡舟”为最早的舟船用于娱乐的记载,但其语焉不详。一般认为吴王(即夫差)建造了青龙舟,日与西施为水嬉,这是最早的舟船用于演乐的记载。不过,船上演出实际更可能源自祭祀类活动,如广西玉林出土的一件铜鼓,详细描画了船上的祭祀歌舞场面:船上共有11人,“其中羽人额顶羽毛,后缀双翼。高居台上者,穿着长袍,似双掌相合,应该是主持祭祀仪式的大巫师。台前两羽人,双手各执一根鹆羽,大约是巫师的助手。还有一人跨坐于鹆首上,裸体手执短矛。”他认为:“从全图看来,这是在举行一种祭祀河神的仪式”。 

  并非所有的水上演艺都是在专门的船上举行。根据一些历史资料我们可以知道,在长江等大江大河里从事航运业务的大型船只,在卸货之后,也常常被用来作为临时演戏等之用。有时甚至还布置上一两百个座位,看戏喝茶,与寻常戏台相似。 

  张帆指出:“船作为演出空间,分皇家和民间两条线路发展。皇家的演乐船,从吴国的青龙舟开始,到汉代昆明池、太液池、影娥池中的楼船、云舟、鸣鹤舟、容与舟、清旷舟、采菱舟、越女舟、文梓舟,后赵石虎的密作堂傀儡船,再到隋炀帝游广陵的龙舟凤舸,唐代的帛舫,宋代金明池的百戏船、乐船,直至乾隆南下乘坐的可以观戏的安福舻,一直代表着演乐船的最高技术水平、最豪华配置与最全种类。而民间船台,自有渔舟、采莲舟上的歌唱始,至唐代文人掀起舟航夜游之风才逐渐得到普及,其发展繁荣,在明清两代。”这些船,通俗点说,大概类似于当代人热衷的“邮轮”。 

  古代这些游船,由于容量相对有限,还需要配备许多附属船只跟从及引导,装载酒食、杂物及随从人员等。所以开销也相当巨大。 

  画舫与楼船 似而不同 

  这条船上的人物,雕刻非常精细、饱满,各自神态不一,分工明确,营造出一种喜气洋洋的气氛。作品虽然是清代所制,但人物并没有采用清时装束,可见工匠并非意在写实,而是在现实生活的基础上加上了艺术想象,造成一种理想中的欢庆场面。 

  就民间演艺船只而言,张帆指出以画舫、楼船最为奢华。两晋时期出现了“舫”,是为后世画舫之祖。目前所见最早的画舫来自东晋顾恺之《洛神赋图》,图中画舫有两条并列的船身, 船上重楼高阁,装饰华美,船尾有长橹。所谓“舫”,其实就是“两舟并连”之意。在实际应用中,又常不止两舟,如吴三桂女婿王永宁曾经连十巨舫为歌台, 在苏州石湖行春桥演出,船台围以锦绣,极致奢华。当然也有单独的舫,但比一般船要大得多。今天游客们到南京秦淮河游玩,还是免不了期待看到画舫连河的壮观场景,可见这种演艺形式的影响之深。在广州的西关等地,旧时水网纵横,又有珠江宽阔河道。船上演乐也非常丰富。粤剧历史上非常重要的“红船班”,就是著名的与船相伴的演艺团体。 

  具体到“楼船”而言,又有其突出的特点。楼船是古代打仗的一种战船,外观像楼阁,船甲板之上的舱室至少两层,故名。其体型庞大,稳定性好,载重量高,除了可以装载较多的人员,也便于安装较为大型的战斗装备。随着时代的发展,逐渐演变成游船。 

  张帆指出,画舫与楼船,有时经过改装可以混用,但多数情况下,楼船因其形态的独树一帜,而被单独列出。他指出,《隋书》言:“凡鼓吹,陆则楼车, 水则楼船。”“鼓吹”在这里是打鼓、吹奏的意思,代指演艺。又有资料说:“今楼船所吹,名曰河调,即水调也。”可见是形成了较为成熟的艺术形式。这类楼船一般分三个舱,“前容仆从,中延宾客设筵席,后为密室”。 

  从清中晚期起,包括画舫、楼船等在内的船台式演出因花费巨大、不安全、不方便等原因逐渐衰落。但水上游乐带来的海天空阔,放飞自我的愉悦感,对许多人来说确实是难以抗拒的诱惑。进入近现代,技术更好、船体也大得多的邮轮出现,成为新潮流。广州南沙的邮轮码头,引得全城关注,正是人们这种精神需求的体现。

  文/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卜松竹 

  

  (来源:《广州日报》)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