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一套《流淌的歌声》 救了一个“太平洋”
·“济世为公”老字号何济公永远的光荣与梦想
·小小手电筒 风靡老广州
·广州最后一批抄表员去哪了?
·最后的荔湾广船
·柯拜船坞 中国最早的“外资企业”
·广钟,一段湮没了的辉煌历程
·西关地名 悄藏广缎记忆 贵族定制 见证广彩辉煌
·56岁2号船台谢幕 广船老厂区搬迁加速
·“中国第一家”橡胶厂的兴衰
·中国第一家电灯厂建在广州
·广州古船长期处于国内先导地位
·中外商船珠江“百年大战”
·“广州制造”先驱温子绍百多年前造枪造船造“火箭”
·辍学打工 草根逆袭成巨贾 潜伏洋船 首制国产柴油机
更多>> 
工业
“94新生代”是这样炼成的
毛宁、杨钰莹、陈明、甘萍、李春波、光头李进……

  广东,是内地流行歌星的摇篮。上世纪八十年代,太平洋影音公司首开“盒带明星”先河,沈小岑、程琳、朱晓琳、“唐彪安李”二重唱等成为早期的内地流行歌手,迎来人气大爆发。上世纪九十年代,“造星工程”和“签约制度”全面铺开。毛宁、杨钰莹、陈明、甘萍、李春波、光头李进……这些名字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闪闪发光。他们是中国内地当代流行乐坛第一代明星,身上深深地打着“广东制造”的烙印。 

广东第一代流行歌手出席音乐活动,前排左起:刘欣如、李春波、火风(花衣者)、金
学峰、高林生、毛宁、陈汝佳、光头李进 摄影/魏辉
李春波的《小芳》让1993年成为“小芳年”
费翔在内地的第一张专辑由太平洋影音公司推出
“金童玉女”1990年首次获奖,杨钰莹激动地拧了毛宁的鼻子 摄影/魏辉
多年之后,毛宁和杨钰莹回到当年的“出发地”广州出席活动 摄影/魏辉
陈小奇与毛宁
陈小奇与杨钰莹
1993年,陈小奇(左四)携陈明(左三)、李春波(中)、甘萍(右三)、张萌萌(右二)到北京举行歌手推介会

  1 

  起源 

  造星从流行音乐开始 

  曾任太平洋影音公司副总经理的刘志文说:“造星是从流行音乐开始的。”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太平洋影音公司(以下简称“太平洋”)开始有意识地发掘和培养流行歌手,人称“波士”的刘志文便是这场早期造星运动的重要推手。当时,刘志文打出“造星组合拳”:拍音乐录影带,举行全国巡演,办“云雀奖”颁奖礼,联合各大媒体为歌手造势……这些如今看起来稀松平常的宣传手段,在当时却是破天荒之举。 

  云雀奖成为城中盛事 

  上世纪八十年代,内地还没有“MTV”这个概念,刘志文已经开始通过录像带对歌手进行宣传推广。每年国庆前夕,全国各地的音像商家都会奔赴广州,在全国音像制品订货会上采购最新最潮的音像制品,而最早的音乐录像带就是专门为订货会而制作的。此时的太平洋可谓独领风骚,别的公司顶多只能提供试听,但在太平洋的摊位,不仅可以听,还有音乐录影带可以看——有声又有色,一下子就抓住了音像商家的眼球。随着太平洋出品的盒带热销全国,歌手的身姿也通过音乐录影带“占领”全国大大小小的音像店。当时,太平洋为台湾歌手费翔打造了他在内地的第一张个人专辑,其中一首歌《飞扬的青春》由费翔与内地歌手成方圆、董莉、唐彪合唱,MV也在北京天坛、广州五羊雕像、上海外滩、台北圆山饭店等多个城市地标取景拍摄。 

  要让歌手真正走入大众的心,只有影像还远远不够。因此,刘志文主持成立了太平洋艺术团,把太平洋旗下的歌手、乐手凑到一起举行全国巡演,反响异常火爆。刘志文回忆:“我们经常一天要演两场,下午一场、晚上一场。演到最后,观众都起立给我们鼓掌。”经过太平洋包装打造的歌手风头一时无两,如今不少知名歌手也曾是太平洋艺术团的成员,那英就是其中之一。 

  从1981年开始,太平洋开办“云雀奖”,对销量好、社会效益好的歌手进行表彰,每位获奖歌手可以获得1000元的奖金。刘志文回忆,要参选云雀奖,200万盒销量只是“起步价”,由此可见当时流行音乐市场的繁荣。云雀奖最开始只是太平洋影音公司内部的小型表彰会,但因为太平洋的巨大影响力,云雀奖从一开始便受到了各方重视。首届云雀奖上,时任广东省长梁灵光亲自颁奖,时任广东省委书记任仲夷也给太平洋发来贺信。之后,云雀奖越办越大,场地从东方宾馆移至体育馆,形式也演变成大型颁奖晚会。刘志文说:“一个音像公司主办的颁奖礼有这种影响力,真的不容易。” 

  广东媒体为造星助力 

  流行歌手崛起,广东媒体功不可没。亲历过那段时光的音乐界人士都说,当时的广东媒体都热切关注着这群冉冉升起的新星。好几届云雀奖都由广东电视台进行转播,让这个颁奖礼的知名度与影响力大大提升。《羊城晚报》与云雀奖之间还有一段佳话:1985年,时值《羊城晚报》复刊5周年,羊晚与太平洋合办了第四届云雀奖。刘志文回忆,这届云雀奖的安排十分“时髦”:活动从下午开始,先在中国大酒店举行新闻发布会和自助餐宴会,然后移师中山纪念堂举行颁奖典礼。 

  刘志文与《羊城晚报》渊源颇深,他回忆说:“《羊城晚报》的晚会、花地等版面,当时每个月起码有三四篇稿子介绍太平洋的歌手和盒带。”他更笑称自己是《羊城晚报》的“编外记者”,有时候会自己动手写稿,“当时的夜班编辑都认识我”。上世纪八十年代,广东电视台在每周六开设了一档固定节目《太平洋之声》,对太平洋影音公司旗下的歌手和唱片进行推介。著名本土电视综艺节目《万紫千红》也是歌星的摇篮,吕念祖、毛宁、杨钰莹、唐彪安李等歌手纷纷登上《万紫千红》的舞台“打歌”。由此,这群年轻的流行歌手逐渐走入千家万户,也走入每一个人的心里。 

  刘志文最自豪的“作品”是唐彪安李这个对唱组合。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星海音乐学院学生唐彪和安李组成二重唱搭档,在广东小有名气,刘志文相中了他们。随后,唐彪和安李在太平洋录制并推出了《春夏秋冬》《在雨中》《明天会更好》等专辑。在广东媒体的强力助推下,“广东制造”的唐彪安李成为继张振富耿连凤、王洁实谢莉斯之后的“第三代男女对唱组合”。 

  2 

  蔓延 

  签约歌手的时代来临 

  进入上世纪九十年代,广东音乐人借鉴港台和国外的做法,在内地率先建立唱片公司企划部和制作人制度:唱片公司与歌手签约,制作人为歌手量身打造歌曲,进行企划宣传的定位,经过一系列精心包装后再推出市场。这种符合世界潮流的商业化、市场化运作,让广东流行乐坛的发展蒸蒸日上。 

  制作人取代音乐编辑 

  1992年6月,中唱广州分公司成立了内地第一个唱片公司企划部,由陈小奇出任企划部主任。“企划”完完全全是舶来品,陈小奇笑言:“刚开始成立部门的时候,我都不知道什么叫‘企划’。”此时,制作人取代了旧式的音乐编辑,成为流行音乐产品的舵手,唱片公司的宣传方向也从包装歌曲转为包装歌手。 

  陈小奇最早签下的歌手是甘萍、李春波、陈明和张萌萌。针对他们的不同特点,陈小奇为他们规划了不同的市场定位:“甘萍有一种不谙世事的清纯,唱腔也是走柔情路线的,我们给她的定位是邻家小妹;陈明在歌厅演唱出身,声音带一点沧桑感,因此被打造为成熟女性的形象。” 

  除了负责歌手的整体包装和音乐制作,制作人还拥有资金调拨权,同时也承担相应的制作风险责任。陈小奇担任企划部主任时,就曾为了李春波而向发行部“拍桌子”:1993年,名不见经传的东北歌手李春波带着自己创作的《小芳》跑遍广东各大唱片公司,却处处碰壁。辗转之间,李春波联系上中唱企划部的李广平和陈小奇,两人一下子就被这首质朴而动人的歌曲打动。陈小奇回忆:“我一听就觉得这首歌很有个性,决定以分成的方式与李春波签约。”然而,发行部却不愿意接这个活。“他们都觉得风格太土了,而且全部都是原创歌曲,肯定卖不动。”陈小奇于是大手一挥:“如果亏本了,我们企划部负责!”之后,专辑《小芳》半年内销量突破100万,在大江南北掀起一阵“小芳热”。李春波一炮而红,1993年也被称为“小芳年”“李春波年”。 

  造星之火向全国蔓延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期,贫瘠了多年的大众文化市场正嗷嗷待哺,流行音乐产业正是一片蓝海。陈小奇回忆,当时要推出一个新人几乎毫无难度:“各地电台都会主动联系我们,让我们上节目。”流行歌手成为街头巷尾热议的大红人,他们在各地开演唱会和签售会,火爆程度堪比现在的流量明星,歌迷多到甚至把场地的门口都挤破了。 

  1993年,踌躇满志的陈小奇带着甘萍、李春波、陈明、张萌萌四位歌手北上,在北京、上海两地举行中唱广州公司歌手推介会。5月底,陈小奇一行人先到了上海,没想到,这一炮哑了:推介会乏人问津,上海媒体反应颇为冷淡。陈小奇咬咬牙,继续往北走,北京的反响竟然与上海大相径庭。 

  25年过去,陈小奇仍对那天的情景记忆犹新。推介会在北京保利剧院举行,当天剧院的电风扇刚好坏掉了,特别热。而媒体的热情丝毫不亚于那天的气温,总共有七八十家媒体到场采访,其中包括《人民日报》《光明日报》等重要媒体。在推介会上,陈小奇对中唱企划部的工作和旗下歌手做了介绍,引发媒体莫大的兴趣。“他们问了很多问题,比如如何选择歌手、怎么组织作品,等等。也有很多人问什么叫做‘企划部’,大家都不知道这是什么。”陈小奇说,第二天铺天盖地都是这场推介会的报道。 

  当时,广东四大唱片公司各领风骚。陈小奇于1993年调任太平洋影音公司副总经理和总编辑后,把甘萍、张萌萌、光头李进等人签入太平洋,火风、廖百威等也加入了太平洋;中唱广州分公司则有李春波、陈明、方芳等歌手;白天鹅唱片公司的签约歌手有高林生、刘小钰、朱含芳等;新时代唱片公司则发掘了毛宁、杨钰莹、林依轮等。“造星”之火从南到北蔓延,在1994年达到巅峰:南有毛宁、杨钰莹、李春波、甘萍、陈明等,北有陈琳、谢东、孙悦等,中国内地流行乐坛第一代明星——“94新生代”由此诞生。 

  人物故事 

  上世纪九十年代,广州是流行音乐的“梦之都”。这里汇集了来自全国各地的年轻人,他们意气风发,歌手梦在此落地、发芽。后来,他们当中的不少人成为“94新生代”的代表人物。而广州这座城,则记录了他们的青葱岁月。 

  甘萍:放陈小奇鸽子,差点没签上中唱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陈小奇为甘萍量身定做了《大哥,你好吗》等专辑,让她红遍大江南北。而大家不知道的是,当年甘萍差点就错过了难得的签约机会。陈小奇回忆,当时中唱广州分公司的一位副总在某歌唱比赛上听了甘萍唱歌,觉得很不错,便给陈小奇下了任务:跟这个女孩接触一下,估摸一下值不值得签约。可是,第一次约见面,陈小奇就被甘萍放了鸽子,他等了两三个小时,根本不见甘萍的踪影。陈小奇当时很生气,后来还是在那位副总的极力安排之下,两人才终于见上了面,甘萍也顺利成为中唱广州分公司的签约歌手。至于“甘萍胆敢放陈小奇鸽子”这个谜团,一直到20多年后才解开:原来,甘萍当时以为这些人是骗子…… 

  陈明:逆袭成冠军,加入中唱广州公司 

  1990年,陈明放弃了国企的铁饭碗,只身南下深圳当起酒吧驻唱歌手。1992年,她参加广东省首届歌舞厅歌手大赛成为冠军。陈小奇是这次大赛总决赛的评委,他回忆,陈明当时是“逆袭”取胜的:陈明是深圳代表队的最后一名,但听完她唱歌之后,陈小奇和另一位评委——著名作曲家兰斋不约而同地给她打了高分:“这个女孩唱歌的感觉、技巧都很不错。”后来,陈小奇就跑到深圳找她签约,陈明因此成为中唱广州公司的签约歌手。陈明是个“拼命三娘”,每次进录音棚可以连唱八小时。她说:“当时没有现在的技术,你必须整段整段地唱,有一个地方不好就要重来一遍。下午进棚录音,录到第二天凌晨三四点是常事。” 

  黄绮珊:考入“卜通100”,登上顶级舞台 

  从1986年开始,重庆妹子黄绮珊便开始在重庆、贵阳、海口等地驻唱。1991年,她从海口奔赴广州,目标是加入国内最著名的歌厅“卜通100”。让黄绮珊至今不解的是,她考了三次才考上:“陈彼得老师(台湾著名音乐人)、新空气乐队和那英,全都冲进‘卜通100’老板的办公室跟他谈:这么好一个歌手都不要?后来,我准备打道回府的时候突然接到一个电话,对面传来一把沉闷的声音:是黄晓霞(黄绮珊本名)吗?收拾收拾到‘卜通100’来。”在“卜通100”表演的日子虽然只有半年,却对黄绮珊产生了极大的影响。她回忆:“当时原创音乐的大本营就在广州,‘卜通100’是内地顶级的表演场所。它的阵仗,从歌手、乐手,到灯光、舞台、音响,其实很像2013年的《我是歌手》,全是当时的顶级配置。有谁不想来呢?” 

  记者 胡广欣 

(来源:《羊城晚报》)  

总浏览量: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