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济世为公”老字号何济公永远的光荣与梦想
·小小手电筒 风靡老广州
·广州最后一批抄表员去哪了?
·最后的荔湾广船
·柯拜船坞 中国最早的“外资企业”
·广钟,一段湮没了的辉煌历程
·西关地名 悄藏广缎记忆 贵族定制 见证广彩辉煌
·56岁2号船台谢幕 广船老厂区搬迁加速
·“中国第一家”橡胶厂的兴衰
·中国第一家电灯厂建在广州
·广州古船长期处于国内先导地位
·中外商船珠江“百年大战”
·“广州制造”先驱温子绍百多年前造枪造船造“火箭”
·辍学打工 草根逆袭成巨贾 潜伏洋船 首制国产柴油机
·老站新生
更多>> 
工业
一套《流淌的歌声》 救了一个“太平洋”

  2003年,第四届中国金唱片奖在人民大会堂盛大举行。在这个代表着中国唱片最高荣誉的颁奖礼上,由广东太平洋影音公司制作、梦之旅组合演唱的《流淌的歌声》勇夺流行类专辑奖。在新世纪的开端,“广东制造”再一次赢得目光。 

  跟《流淌的歌声》同一年获奖的专辑,还有周杰伦的《八度空间》、那英的《我不是天使》、刘欢的《六十年代生人》等。无论是发行量还是影响力,《流淌的歌声》丝毫不逊色于这些乐坛巨星。  

《流淌的歌声》专辑首发式现场合照(从左至右):总监制韩乘光、女歌手常
安、男中音吴哲铭、出品人赖秀薇、编曲梁军、和声歌手钟惠嫦
《流淌的歌声》25碟套装
《流淌的歌声》宣传海报
2011年,“梦之旅”为音乐会排练
姚璎格近年在发烧唱片界声名鹊起
《听》《读》《恋》三张专辑制作成一套超过2万元的玻璃唱片,在今年8月举行的香港高级视听展上人气火爆
“发烧歌手”王闻也出自广东
《流淌的歌声》全家福:(前排从左至右)“梦之旅”成员钟惠嫦、吴哲铭、常
安;(后排从左至右)录音师姜晓峰、编曲梁军、总监制韩乘光、录音师杨刚
男中音:吴哲铭
“梦之旅”组合(从左至右):钟惠嫦、常安、吴哲铭

  从2001年开始至今,《流淌的歌声》系列已经发行了30张唱片。该系列对经典歌曲进行重新配器和演唱,在全国范围内掀起了一股“老歌新编”的热潮,让广东唱片业的繁荣延续至今。 

  1定调 

  在浮躁的氛围里, 做抚慰人心的正音雅乐 

  太平洋影音公司(以下简称“太平洋”)是中国内地第一家现代影音公司,一度成为内地音像业的龙头。但是,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主流音乐载体从卡带变成CD,由于CD翻录几乎不会损伤音质,盗版更加猖獗。一时之间,价格低廉的盗版CD铺天盖地,逼得正版无路可走。据相关统计,自上世纪90年代末以来,国内唱片销量每年都以40%左右的份额下降。1999年,赖秀薇调任太平洋影音公司,任职总经理助理。摆在她面前的,是唱片业的每况愈下。寒冬将至,生意难做,哪怕是身为“龙头”的太平洋,也敌不过低迷的大环境。站在世纪之交的太平洋亟须解决一个问题:这个新千年,到底需要什么样的唱片? 

  2001年,新世纪的第一个春节,赖秀薇与著名音乐人韩乘光、梁军三人凑到一起,开始琢磨起太平洋的新产品。赖秀薇敏锐地捕捉到社会氛围的微妙变化:经历了20年的改革开放,人们的生活好起来了,但人心却似乎变得浮躁了,“慢下来”成了一种奢侈品。由此,赖秀薇生出了灵感,她要做一张可以安抚人心的唱片:“我们要用音乐,给匆忙的人们一个情感出口。” 

  韩乘光的想法与赖秀薇不谋而合。韩乘光是广东第一支流行乐队“紫罗兰轻音乐队”的初创成员之一,也是杨钰莹的伯乐,操刀制作了杨钰莹最具代表性的前三张专辑。作为广东流行乐坛的奠基者之一,他对当时的状况有点看不过眼:浮躁的风气已然蔓延到音乐圈,粗制滥造的问题日渐凸显。“所有歌曲的编配都一模一样,拼拼凑凑就成了一首歌。写歌的门槛太低,音乐缺少了深度。”韩乘光说。而他理想中的音乐,必须与这些“大路货”分道扬镳。 

  作为《流淌的歌声》总监制,韩乘光将作品定调为“正音雅乐”:整体感觉必须清幽平淡,以舒服为上,与市面上大鸣大放的流行音乐形成鲜明对比。在这个大方向之下,主创人员对老歌进行了重新配器和演唱,赋予其新的生命力。而当中的工夫,可不是“翻唱”二字能简单概括的。 

  2 选曲 

  用清幽平淡的风格, 让老歌重新活过来 

  《流淌的歌声》从选曲开始就十分讲究:既要旋律优美,又要耳熟能详,而且歌曲种类必须丰富。2001年年底,《流淌的歌声》系列推出第一辑和第二辑。赖秀薇坦言,要从大量老歌中选出最合适的30首歌,就如大浪淘沙。最后敲定的歌曲,涵盖了经典、民歌、流行、影视、外国歌曲五大类,包括《雪绒花》《同桌的你》《南泥湾》《月光小夜曲》等,可以满足听众的不同口味。后期的选曲则更加大胆,《流星雨》《心太软》等热门流行曲都曾被《流淌的歌声》改编收录。 

  《流淌的歌声》并非简单的“翻唱”。著名音乐人梁军负责专辑大部分的编曲工作,在他的巧手之下,无论是高亢辽阔的草原歌曲《康定情歌》,还是灵动活泼的《外婆的澎湖湾》;无论是充满异域愁绪的《三套车》,还是热闹喜庆的《常回家看看》;无论是经典红歌《毛主席的话儿记心上》,还是新新人类最爱的《流星雨》……曲风各异的歌曲全都“改头换面”,变成舒缓平静的中慢板。 

  在配器上,梁军基本抛弃了高亢的铜管乐器,也很少有“动次打次”的强劲节奏。除了吉他、提琴等流行音乐经常使用的乐器之外,他还加入了古筝、琵琶等中国传统乐器,赋予歌曲别样的色彩。太平洋元老王今中如此评价《流淌的歌声》:“乐队编制方面采用了清淡的手法……不干涉色彩丰富的演唱,但很重视低音的流动。”演唱者之一的吴哲铭认为:“经典需要传承,《流淌的歌声》所做的,就是用新的形式包装经典,将它们变成符合这个时代的产品,让现代人重新认识‘土味歌曲’。有了传承,我们的文化才不会断层。” 

  3 演唱 

  美声混搭通俗, “梦之旅”组成铁三角 

  《流淌的歌声》另一道“撒手锏”,就是“梦之旅”混声组合。当时,美声男子组合“八只眼”和通俗女声组合“黑鸭子”等歌唱组合正在走红,赖秀薇因此想到:“为什么不做一个融美声、通俗为一体的男女声组合呢?”很快,主创团队找来擅长甜歌演唱的通俗女高音常安、美声男中音吴哲铭以及女和声钟惠嫦,组成了“梦之旅”组合。至今,“梦之旅”仍然是国内最知名的歌唱组合之一。 

  如果用一个词概括“梦之旅”的演唱风格,那就是“平衡”。三把声音组成稳定的三角结构:女高音使用通俗唱法,音色清亮高亢;男中音使用美声唱法,沉稳舒缓;女和声则起到桥梁作用,让整体表现更加和谐。而这种平衡状态并非一蹴而就的。赖秀薇回忆,最初的录制过程颇为痛苦,“梦之旅”录了十几首歌,却一直没达到理想中的空灵效果。美声男中音吴哲铭面临着两难的选择:《流淌的歌声》需要他的演唱显得更自然一点,而他如果改变唱法,或许会破坏美声演唱的状态。“唱美声的人会有一种固定状态,这是日积月累下来的。打破了这个状态,不知道要花多少时间才能找回来。”经过不断的拉锯与磨合,吴哲铭才终于慢慢找到了平衡。赖秀薇说:“《流淌的歌声》连续做了十几年,‘梦之旅’三人的配合越到后期越纯熟。” 

  4 火爆 

  有华人的地方, 就会听到《流淌的歌声》 

  有人说:“一套《流淌的歌声》,救了一个太平洋。”对于这种说法,赖秀薇意味深长地笑了,并没有否认。的确,《流淌的歌声》让当时站在悬崖边上的太平洋转危为安。从2001年至2004年,该系列专辑总销量已经突破400万大关,在低迷的唱片业市场创造了逆势上扬的奇迹。 

  有趣的是,《流淌的歌声》走红全靠“自来水”。赖秀薇说,太平洋几乎没有为《流淌的歌声》投广告,唯一的宣传方式就是给经销商送样碟,并要求他们在店里播放:“那时候,东川路书城、天河购书中心,还有广州市各大新华书店,都在播《流淌的歌声》。路人都停下来听,就这样口口相传,《流淌的歌声》大卖了。”最火爆的时候,只要有华人的地方就有《流淌的歌声》,澳大利亚和美国的华侨都在听,甚至在国际航班上也可以听到。 

  《流淌的歌声》从不缺狂热歌迷。赖秀薇分享了一件趣事:有一年,某位政府部门领导自己开车来到人民北路的太平洋总部,一下子就买了三套《流淌的歌声》——车上、办公室、家里,各放一套。吴哲铭则收到过一位狂热歌迷的来电:一位大学教授辗转找到吴哲铭的私人电话,滔滔不绝地讲了半个小时,“他说每张唱片起码听三遍,第一遍听整体效果,第二遍分声部来听,第三遍听歌词与旋律的搭配……” 

  《流淌的歌声》大获成功之后,全国掀起一股老歌翻唱的风潮。赖秀薇至今仍然充满骄傲:“太平洋是音像产业的风向标和引领者,在21世纪初音像产业最低迷的时候,我们成功掀起了一个小高潮。”有人笑称,《流淌的歌声》甚至养活了不少盗版商。赖秀薇回忆,有一年太平洋与广州电视台合作做了一期“315”打假专题节目,在广州西场的盗版碟仓库,一打开门,满仓库都是《流淌的歌声》。 

  5 意义 

  开启潜力市场, 颠覆音响发烧友的印象 

  因为正好赶上内地经济腾飞的年代,《流淌的歌声》为太平洋开启了“车载音乐”和“发烧唱片”两个潜力巨大的市场,至今仍是太平洋销量最好的产品之一。 

  《流淌的歌声》每张唱片的成本就要38元,零售价达50元以上,比一般的唱片高出不少。愿意花钱享受音效的,多数是先富起来的人。进入21世纪,内地大城市迎来第一轮私人轿车爆发潮,《流淌的歌声》则成为车主们最钟爱的车载音乐。据说,当时广州每十个开车的人,有九个车上会有一张《流淌的歌声》。韩乘光回忆,在中山纪念堂,只要有“梦之旅”组合参与的演出,那天的车位必然全部爆满,足见《流淌的歌声》在有车一族中人气有多高。 

  同时,另一个具消费力的群体也正在崛起——那就是音响发烧友。最初的发烧友玩的都是音响器材,发烧碟并不注重音乐性,其主要目的还是展现器材的性能。而《流淌的歌声》的出现,则大大颠覆了人们对发烧唱片的印象。《流淌的歌声》录音师杨刚就特别强调“听觉艺术”,通过不断试验新的录音方法,让成品听起来更具音乐美感。该系列从一开始就应用了多轨加倍技术:歌手必须把每一首歌都录两次,录音师将两次录音重叠在一起,营造出空间感。杨刚还在录音过程中摸索出一种新方法,如今已经普遍应用到发烧碟录音中:先把高频加得特别多,再用电脑过滤刺耳的部分。“这样处理之后,声音听起来特别舒服。”他回忆道:“刚做出这种声音的时候,我兴奋了整整一个月。” 

  6 现状 

  今年或推新作,广东发烧碟市场依然坚挺 

  17年过去,《流淌的歌声》的故事仍未结束。“梦之旅”演唱组合成员仍然活跃在舞台上,成为广东歌唱界的中坚力量;太平洋影音公司成功度过了世纪初的危机,至今屹立不倒。总经理刘钦隆透露,太平洋今年计划再制作两至三辑《流淌的歌声》,将这一系列延续下去。 

  对录音师杨刚而言,《流淌的歌声》开启了他的“声音试验”。从那时候起,他与韩乘光一直在探索更新的声音呈现方法,内地第一张DTS(多声道音频技术)唱片就出自他们之手。最近,杨刚还与华为合作,向搭载Hi-Fi芯片的华为手机提供Hi-Fi音乐。或许在不久的将来,只需要一部手机,就可以听到如今只有家庭影院才有的音质效果。 

  从新世纪初开始一步步成长起来的广东发烧唱片市场,面对音乐产业的种种冲击,至今仍然坚挺。除了太平洋之外,广州还有柏菲、风林、雨林、天弦等多家中小型唱片公司专注于打造发烧歌手和发烧唱片。在发烧圈子知名度颇高的歌手姚璎格、王闻、赵鹏等,都是“广东制造”。一年一度的广东国际音响唱片展也已经成为目前世界三大民用音响展之一,每年都吸引国内外众多发烧友前来“朝圣”。《流淌的歌声》在新千年打开的繁荣局面,一直延续至今。 

  《流淌的歌声》制作班底 

  出品人、总策划:赖秀薇 

  太平洋影音公司原总经理,策划、出版了一批优秀节目,多部作品获国家和省级奖项,曾荣获第二届中国出版政府奖“优秀出版人物奖”。 

  制作“铁三角” 

  总策划、总监制:韩乘光 

  太平洋影音公司音乐总监,集音乐编辑、监制、作曲于一身。“岭南甜歌”的重要推手,监制了杨钰莹最具代表性的三张专辑。曾荣获第三届中国出版政府奖“优秀编辑”。 

  编曲:梁军 

  著名作曲家、编曲家,在众多广东音乐作品中担任编曲、配器、和声撰写等大量工作。 

  录音:杨刚 

  著名录音师,曾操刀《流淌的歌声》等多张发烧唱片的录音工作。 

  “梦之旅”组合 

  男中音:吴哲铭 

  吴哲铭是著名男中音歌唱家,国家一级演员,现任广东歌舞剧院副院长、歌剧团团长。吴哲铭在“梦之旅”里担任男主唱和男中音,音色宽厚的美声唱法为“梦之旅”带来别样的色彩。 

  女高音:常安 

  著名通俗女歌手常安是一位声音甜美的川妹子,广东歌舞剧院独唱演员。常安在“梦之旅”里担任女主唱和女高音,她的音质干净、技巧纯熟,擅长诠释抒情歌曲。 

  和声:钟惠嫦 

  钟惠嫦素有“和声之王”的美称,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开始参与众多唱片的和声录制,其中包括费翔《故乡的云》等。她是“梦之旅”组合的和音首席,将常安与吴哲铭的声音和谐地联结起来。 

  记者  胡广欣 

(来源:《羊城晚报》)

总浏览量: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