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征稿启事
·打苏锣 声声脆
·手提诸葛灯 上街“执宝”去
·百年前的西关旧影
·百年前的西关旧影上
·“二战”前保持世界纪录20年的水上大飞机
·画灯笼 过大年
·红头船 起航啰
·瓦琴古韵
·世界上第一架 水上飞机试飞成功
·奏铜钹 起清音
·清代民国广府壁画中的山水花鸟
·最老的书 最美的馆
·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的航母
·老照片中的19世纪中后期的中国
更多>> 
图说文史
揭开五仙观石刻对联之谜

  五仙观是根据羊城的古老神话传说而修建的一座寺观。传说周朝时,广州曾一度出现灾荒,农业失收,人民不得温饱。一天,南海的天空忽然传来一阵悠扬的乐声,五位仙人分别驾着五朵彩色祥云,骑着口衔优良稻穗的仙羊,降临楚庭。仙人把稻穗馈赠给了广州百姓,并祝愿此处永无饥荒。随后腾空而去,五只仙羊则化为石头永久留在了羊城。从此,广州成了岭南最富庶的地方。广州的“羊城”、“穗城”的称谓就由此而来。 

图1
图2
图3
图4
图5
图6
图7
图8
图9
图10
图11
图12

  为了感激五位仙人,广州百姓修建了五仙观以示纪念。 

  五仙观在历史上屡建屡废,地址亦多次变迁。至明洪武十年(1377年),迁建于现址惠福西路233号,主持修建者是当时的广东行省布政使赵嗣坚。1999年,广州市越秀区博物馆在五仙观正式挂牌成立。 

  明洪武年间所修建的这座五仙观,虽然经历600多年风雨,时有变易,但这道风景却从未消逝,只是相对于历史上某个时期来说,有些东西缺失,有些东西改变。让我们对照历史照片,看看清末以来五仙观到底缺失了什么,改变了什么,并解开一个关于五仙观石刻对联的谜团。 

  历史上,五仙观是有山门的。图2中的山门的位置,大约在现今惠福西路进入五仙观的一排圆形路障石的地方,这是五仙观缺失的非常重要的一部分。 

  图1为英国业余摄影师约翰·克里斯拍摄于1858年。这是五仙观最早的照片,是1871年之前五仙门山门的样式。当时山门上挂的是竖写的“五僊(仙)观”匾额,似未有门联,但有一对明代石麒麟立于山门前。 

  清同治十年(1871年),人们对五仙观的山门进行了改建,匾额改为横写的“五仙古观”,由文渊阁大学士、时任两广总督的瑞麟书写。同时增加了门联,由当时的广州将军长善书写,用石镶嵌于山门两侧。 

  1871年距今近150年,石刻对联的内容未见于任何文字资料,以至于后来发现残缺的石刻对联时,对下联欠缺的3个字竟一时无解,成为“百年之谜”。 

  然而,1871年改建后的山门,却留下了不少照片,我们对这两张照片进行过辨认,试图读出对联的内容,但因照片太模糊而未果。 

  转眼到了民国,在1920年前后广州拆城建路时,五仙观山门被拆毁。所幸石麒麟和门额被保留下来,后来石麒麟置于牌坊前,匾额安置在仪门上,那副石对联却弃之如敝屣,被埋于地下。 

  上世纪90年代初,石刻对联上联被发掘出来,石块完整,字迹清晰,文曰“羊去石存遗踪宛在”。2000年年初,负责五仙观广场修葺的工作人员又在石麒麟附近的地下发现了石刻对联的下联。可惜石块已断裂成几块,拼凑起来也不完整,中间缺了3个字。但剩下的字迹十分清晰,其文曰“瑞□□□垂荫有年”(见图8)。 

  所缺3字是什么字呢?报刊报道此事后,羊城上下掀起一股“对对子”热,热心读者给出无数答案。五仙观管理部门及时指出,这不是对对子,而是要考证它的本来面目,答案只有一个,就是对联原来的3个字! 

  不久前,“老广东记忆”微信群群主、老照片收藏家周俊荣先生从易贝网(eBay)找到一张比较清晰的五仙门幻灯片(见图7),放到群里后,群友梁基永、陈晓平等文史专家们进行了认真的研究,终于用他们的“火眼金睛”认出下联第三第四字为“靈貺”两字,再结合石碑第二个字开头清晰的一点一横以及模糊的整个字体形状,认出是个“章”字(与“彰”通)。所以下联头4个字就是“瑞彰灵贶”,意为祥瑞彰显,神灵赐福,完全符合五仙观的宗旨。与上联对照,词性、平仄完全相对,内容则是一实一虚。再查史料,竟有出处,源于唐李绅诗:“瑞彰知有感,灵贶表无灾。” 

  至此,五仙观头门对联的“百年之谜”初步破解了!之所以说“初步”,是期待见到更清晰的影像资料,以证这一谜底的精准无误。 

  说完山门,就要说到中轴线上第二座建筑——牌坊(有斗拱和屋顶,宜称为牌楼)。 

  五仙观前的牌坊毁于上世纪60年代,2007年由华南理工大学老师依据清代当时仅找到的一张照片设计重建的(见图2)。时至今日,被人们发现的五仙观旧牌坊的照片可谓多矣。图5由菲利斯·比托摄于1860年,从正面拍摄。图6为罗西耶摄,是从背面拍摄。从照片中可发现,透过牌坊,还可以看到前面的山门呢。这些都是五仙观牌坊的最早的照片,殊为珍贵。对照老照片,会发现重修的牌坊与旧牌坊还是挺相像的。 

  过了牌坊,即是仪门。现在的五仙观仪门,显然是修整过的,因为原来的匾额是“坡山仙境”,两边有对联(见图7,华芳照相馆摄)。现在的匾额却是“五仙古观”(见图3)。也就是说,当年瑞麟的题字、山门的匾额,两边的对联都变了。 

  再说大殿。大殿外观照片暂未见到。据介绍,五仙观大殿是广州现存最完好的明代木构架建筑,说明没有被改动,但大殿内的五仙像却有改变。 

  图9为清末的五仙像(帕内摄),五位仙人皆为男性长者,全部长着长胡子,一字排开,端坐于神坛上。新塑的五仙有男有女,长者为主,辅以年轻者,骑在羊上,神态各异,巡视各方(见图10)。 

  大殿后面是“岭南第一楼”,楼上挂着“岭南第一钟”,即“禁钟”。现在的禁钟为策安全,用钢筋吊,下面还用两根钢轨托着。老照片中的禁钟虽不可能如传说中说的用藤条吊起,但确实是腾空吊着,下面并无依托(见图11,雅真照相馆拍摄)。 

  这张照片还有一个特点是拍摄机位较高,与二楼平齐,类似的另一张老照片还能看到南面远处的石室教堂。这在当今如果不借助高梯或无人机是拍不到的。但雅真照相馆的摄影师做到了,因为他们是在第一楼北面的通明阁上拍摄的。 

  这就要说到已经不存的通明阁了。通明阁位于岭南第一楼后面,现在“仙林后苑”的地方。据史料记载,通明阁后墙上曾有五仙壁画。五仙观建设规划中有一个重要内容是重建通明阁,并拟恢复五仙壁画,但设计上似乎遇到问题,因为通明阁的整个建筑的具体形象已经不可考。其实,通明阁留下不少照片。 

  菲利斯·比托在1860年就拍过三幅,图12就是其中一幅。这幅照片是在五仙观东边的南海学宫内拍的,远处两座楼阁,左边是岭南第一楼,右边就是通明阁。通明阁比第一楼低,歇山顶,三重檐,整个建筑的外部形象十分清楚,这不是设计重建通明阁的很好参考吗? 

  撰文/供图 邓辉粦 

(来源:《羊城晚报》)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