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征稿启事
·为广州藏风聚气的风水塔
·双塔守绿城 长虹卧大江
·渡河啰
·昔日中城秀 今朝玉山明
·铜角声声
·楼高桨声息 沙面越百年
·一杆司马秤 称金又度银
·美女讲古 书板伴奏
·流落海外八十载,无声电影《风雨之夜》将亮相广州
·重门深宅绿意浓
·西洋楼里悦芳华
·柯拜船坞 中国最早的“外资企业”
·梁思成手绘中国古建筑
·“天足”疍家女 洋商夸“最美”
更多>> 
图说文史
通草画:带我们了解百年前市井百态

  过去十多年,如果要列出几样有关广州历史方面最重要的“发现”,通草画应该算一样。这种一两百年前诞生在广州、类似现在旅游明信片一样的小画片,和我们一般理解的“国宝”似乎并不一样。但它们出现在那个相机是绝对稀罕物的年代里,成了我们今天和百多年前的人们沟通的少有的图像资料。它们可以让我们知晓那时人们生活的一些微小细节,它让我们,能带着一种温情的目光看待这座城市的历史。  

对弈 
画册 
称茶
 
买线 
倚栏 

街头买卖

  画在不是纸的“纸”上的画 

  2005年,广州博物馆的历史学者程存洁在《中国文物报》上发表了一篇文章,题目是《“通草(Tong cao)片”画误为“米纸(Rice paper)”画》。文章对当时仍广被误解的通草画的若干相关问题,进行了勘误。 

  就在那个时候,通草画这种东西,对国人来说还几乎是一种全新的东西。按照程存洁的说法,家住英国约克的伊凡·威廉斯先生,是最早对通草片水彩画进行认真系统研究的人。他从上世纪80年代起一直关注和研究从我国外销到欧美的通草片水彩画。2001年9月,他一次性向广州市人民政府捐赠70余幅通草片水彩画。广州博物馆为此特意办了一个展览,并编写出版了《西方人眼里的中国情调——伊凡·威廉斯捐赠十九世纪广州外销通草纸水彩画》的精美专书。这也是通草水彩画这种东西,第一次在普通观众眼前出现。 

  程存洁指出,自19世纪以来,“通草片”在欧洲一直被误说成是“米纸”。这可能是由于人们以为通草片是用各类植物制造的,也可能是因为通草片看起来和可食用的“米纸”相近。直到本世纪初,仍有许多公私博物馆和收藏机构将通草片水彩画归入米纸水彩画类,以致人们依然误称其为米纸水彩画。 

  实际上,这种画采用的“纸”不仅和传统的米纸完全不同,甚至也不算是真正的“纸”。2002年5月和11月,广州博物馆的专家们两次前往贵州,考察了“通草纸”生产的全过程,才算消除了心中的谜团。 

  “通草纸”实际是五加科脱通木生长3年的茎秆髓心部分切割出来类似纸张的片状物。程存洁详细记录下了他在贵州看到的生产过程:砍伐一年生长期的脱通木最佳。砍伐后,就地截成一定长度,趁鲜用准备好的细木棍或圆竹筒顶出茎髓。等半小时或一小时后,茎髓中的水分自然蒸发,茎髓变干、脆。艺人将通草茎髓一捆一捆地用塑料袋封好,以免受潮。切割时在桌上摆放一块厚约0.7、长约30、宽约24厘米的玻璃板,玻璃板正面紧靠边缘处镶嵌两条长薄铁片,每条薄铁片的左右两端被固定,中间可随时添加纸片,以控制通草片的厚薄,玻璃板的右边放着一长条薄木片、备用磨刀;玻璃板的周围还摆放一堆各种粗细规格的木棍,共有30多根,这些木棍的一头都是尖尖的,长均25厘米,它们的粗细规格根据通草茎髓中小孔大小决定。艺人先将通草茎髓切成20厘米左右长的一段,然后将一根木棍塞进茎髓的小孔里,使整根茎髓变直,再用右手紧握切刀,将刀身紧贴玻璃板上的铁条,左手按住通草,由右往左轻轻地纵向切开茎髓,这样就切成了通草片。通草片切好后,根据需要,可切成不同大小规格,但切忌镶接、挤压,因为通草片易折、易脆。 

  没有广州口岸的繁荣 

  就没有通草画的故事 

  实际上,通草片除了直接拿来作“纸”,还衍生出一种古老的民间手工艺技术——通草花画。《红楼梦》中就有这样的记载:“却用各色绸绫及通草为花,粘于枝上,每一株悬灯万盏”。 

  通草片在过去民间也有一定的使用。但由于它材料脆弱和尺寸限制,在正统的中国书画领域,一直难登大雅之堂。但它因为适用于水彩绘画,开本恰好,却出乎意料地成为了制作外销水彩画的好材料。 

  具体来说,通草片除了造价低廉,还有一个当时的宣纸所没有的优点——涂在通草片上的颜料会被吸纳入片表层内,可以使片上的颜料因为光影作用产生不同的色彩效果,尤其是立体感,这正是欧洲人所熟悉的绘画技巧。通草片让中国画师将中西技法很好地融合在一起,创造出独一无二的绘画门类。 

  学者们指出,早在1825年就见有通草片水彩画。这些水彩画的诞生地是广州。1835年《中国丛报》(Chinese Repository)报道, 在广州十三行附近,有30家左右的商店出售通草画。可见其销量还是相当可观的。 

  通草画的诞生也和当时的大背景有关。随着广州口岸的繁荣,中西方沟通频率陡增。西方人对古老中国的兴趣点,由简单的物质层面,转向了包括生产、生活、风俗、制度在内的文化层面。这种大小合适,且形式雅致的“伴手礼”正好符合了他们的需要。1840年鸦片战争之后中国的开放程度扩大,通草画的需求也随之大增,成为了华南地区出口欧美国家的重要文化商品之一。 

  有研究者指出,虽然难以精确统计当年的出口总量,但从欧美国家大小博物馆、收藏家乃至一些普通家庭普遍存有通草画的现实来看,其制作、采购与销售的规模是非常庞大的。据说1848年有来华游客亲眼目睹了两三千名画师在绘制通草画的盛况。如果这种说法不虚,那么我们可以想象,那是怎样壮观的一种景象! 

  墙内开花墙外香 

  有趣的是,这类绘画大量外销,在广州地区也仅仅流行了几十年,加之通草片易碎,不易保存,因此这种绘画在中国国内早已销声匿迹,反而是经由国外博物馆和收藏机构的展示,以及国外学者的研究,我们才能知晓它们的存在,重新发现它们的价值。 

  通草画的内容涉及面非常宽泛,包括婚丧嫁娶、市井风情、花鸟草虫、风景园林等等。它们是晚清市井全书式的图像资料。当中的人物形象从皇帝皇后到黎民百姓,无所不包,而且都好像是在“做事情”,或桌边裁衣,或桌边绣花,或缸前观鱼,或亭下纳凉,这应该是符合画中人身份、职业等的行为,算是一种不标注文字的说明。市井风情方面,舞龙、舞狮、抬寿桃、扛元宵牌、抬鸳鸯、抬宝塔、抬大象、游行童子乐队等民俗,买白菜、买水果、买书、买猪肉、买字画、卖油、卖烟斗、卖饰物、卖糖饴等日常,都被表现得惟妙惟肖。 

  由于通草画还担负着对西方人“普及”中国现实景况的作用,所以很多作品当中,对情景的展现是巨细无遗,且记录下每一个环节。比如耕作,从农民翻地、插秧、播种、施肥,到收获、入仓,整个过程都画了出来。又如制茶,从种树、浇水,到摘茶叶、炒茶叶、烘茶叶,到茶叶装箱,茶箱上彩,到卖茶、品茶,也是全流程记录。这对我们研究清代工艺设计无疑起到很大的作用。 

  有学者指出,经由通草画我们可以发现,原生态的民俗文化在遭遇异质文化碰撞时表现出了强大生命力。它们也使中国文化产生了世界性影响。对外输出的不仅仅是商品和艺术品,而是延续千年的民族心理与文化范式,更是极具东方神韵的民族艺术。

  文、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卜松竹 

总浏览量: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