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征稿启事
·双塔守绿城 长虹卧大江
·渡河啰
·昔日中城秀 今朝玉山明
·铜角声声
·楼高桨声息 沙面越百年
·一杆司马秤 称金又度银
·美女讲古 书板伴奏
·流落海外八十载,无声电影《风雨之夜》将亮相广州
·重门深宅绿意浓
·西洋楼里悦芳华
·柯拜船坞 中国最早的“外资企业”
·梁思成手绘中国古建筑
·“天足”疍家女 洋商夸“最美”
·狗年看“狗”“旺”开年
更多>> 
图说文史
为广州藏风聚气的风水塔
“吾粤列郡,以会城为冠冕。会郡壮,则全粤并壮,理势固然”

  黄埔涌畔,双塔耸立四百年 

  也许很多人都听过“白云越秀翠城邑,三塔三关锁珠江”这句话。三塔,就是莲花、琶洲和赤岗三塔了。三关,即海珠、海印、浮丘三石。古语说:“一物从来有一身,一身自有一乾。”这三塔三关,便构成了广州古城缜密而完整的风水格局,地灵人杰,端赖于此。 

  河南东北部的黄埔涌,西起磨碟沙涌口,东至石基河口,可通珠江前航道与新洲海,全长7.7公里,宽30米,属于潮汐汊河,可行驶20吨的船只。在黄埔涌畔,东头有一座琶洲塔,西头有一座赤岗塔,在这里已经静静耸立四百载。 

琶洲塔,建于明代,高50多米,位于珠江中的琵琶洲上,既是风水塔,又是导航标志

赤岗塔,建于明代,高50多米,为八角楼阁式砖砌风水塔 

  琶洲塔和赤岗塔都是风水塔,在《琶洲鼎建海鳌塔记》碑记中,已有很清楚的说明:“会郡自白云巃嵷,逆趋东北隅,而入其厚阯,盘于海,右海珠,左海印,以束扼二江,及溪河之输。而东山左臂稍伏,两涯林峦,虽与人居相错,犹累累釡钟然。故形家者流,皆言会城水口宜塔,是人文之英锷也。” 

  从传统风水的角度来看,白鹅潭是入水口,为之天门;琶洲是出水口,为之地户。按风水家的说法,“天门欲其开,地户欲其闭”。凡山势奔走不停,水势湍流不环,门户不关,山水不聚的风水,都不是好风水。广州城东的岗阜都比较低矮,不足以锁住地户。古人是很相信风水之说的,广州地户有所不足,是否也是千百年来,广州主要向西面发展,尽量靠近天门,远离地户,因而造成“西富、东村”的原因之一? 

  浩浩大江从琶洲塔下汹涌而过 

  明万历年间,光禄勋丞王学增倡议在琶洲兴建风水塔,“华表捍门居水口”,锁住珠江的出水口,为省城营造藏风聚气的形势,他坚信“吾粤列郡,以会城(广州)为冠冕。会郡壮,则全粤并壮,理势固然。” 

  王学增坐言起行,开始热心物色建塔的合适地方,当他乘船从黄埔回城时,透过苍苍烟水,遥望琶洲,被葱秀的山川所吸引,立即停船登岸,攀上山冈,举目四顾,只见“洲踞二水中,吞吐潮汐,势逆而面巽,二山连缀,嶐然若魁文之邱。内一山,石顶高平,为塔基若天造焉。”他几乎马上就认定这里是建塔的最佳地点。第二天又邀请了一些人再去现场察看,大家都认为这里不错。于是,选定了琶洲作为塔址,由光禄勋丞郭棐集合众议,向广州制府提出建塔的方案,制府刘公欣然同意。 

  琶洲,古称琵琶洲,是一个长约8.5公里、宽约1公里的琵琶状小岛,岛上有三座小山冈。南宋时方信孺在《南海百咏》中描写:“琵琶洲,在郡东三十里,以形似名。俗传洲在水中,与水升降,盖海舶所集之地也。” 

  明万历二十五年(1597)开始动工建塔,三年后落成。相传江中“常有金鳌浮出,光如白日”,所以琶洲塔又叫“海鳌塔”。万历三十五年(1607),顺德人黄士俊殿试第一、状元及第,人们都兴奋地归功于海鳌塔,并勒石铭碑,传诸后世。诗人梁佩兰游览琵琶洲后,也被其景色所迷,酣然挥毫: 

  琵琶洲头洲水清,琵琶洲尾洲水平。 

  一声欸乃一声桨,共唱渔歌对月明。 

  琶洲塔的塔身为八角形、塔高五十余米,外观九层,内分十七层。清代羊城八景之一的“琶洲砥柱”,就在这里。沿着塔梯盘旋直登顶层,放眼四望,浩浩大江,仿佛从衣襟之下汹涌而过,拥雾翻波,鳞鸿杳绝。这一番豪气,人生能有几回?不过,如今琶洲塔已被陆地所包围,距离珠江岸边,远至600多米。 

  清道光二十四年(1844)十三行行商伍崇曜、潘仕成捐资重修过琶洲、赤岗两座塔。当年,不知多少为了谋生,离乡别井、漂洋过海的广东人,当萧瑟的西风把客帆送往珠江口时,琶洲便成了故乡留给他们的最后印象。而浮海远来的客船,透过迷蒙烟雨,看见琵琶洲上的葱秀山色,便知道安全抵埗了。 

  琶洲塔北侧原有北帝宫、海鳌寺,但由于年久失修,破烂不堪,1965年决定拆除,把拆下来的砖、瓦、木、石等材料部分将料抵工,移作危房修理。但拆庙工程直到“文革”期间才付诸实行。从寺庙拆下来的大白砖石,运到琶洲村修水利和铺路去了。 

  红色砂砾岩上巍然一塔 

  赤岗塔是万历四十七年(1619)奠基的,但因为经费不足,拖了七年才完工。 

  赤岗塔的结构与琶洲塔大致相同,楼阁式青砖砌筑,平面呈八角形,同样是外九内十七,高亦五十余米,底层塔墙厚达3.85米,塔基八角镶有中世纪晚期西方人形象的托塔力士,栩栩如生。抗战期间,日本军队炮轰赤岗,有一炮击中赤岗塔底层,造成部分坍塌,幸好墙身厚实,整体结构依然岿然不动。 

  赤岗的得名,是因为当地山冈全是红色砂砾岩,俗称“红层”,由白垩系红色碎屑岩和震旦系变质岩,经更新世长期的剥蚀,逐渐形成的红岩台地。据地质学家说,这种岩层裂隙较少,稳固坚实,最适合作建筑物的基础持力层。古代许多村落、寺庙、园林宅第都选择建在红岩山丘及台地周围,是有其道理的。 

  赤岗一带可以说是地质学家的大宝库。像七星岗的海蚀遗迹、松岗和赤沙的沙堤、赤岗塔的瓯穴群,都是研究珠江三角洲地理形成的重要数据库。地质学家告诉我们,有一个巨大的断层,从番禺的北亭一直延伸向北,穿过珠江,直抵天河。断层的其他部分都被第四系所覆盖,只有在石榴岗至七星岗一带的残丘台地,显露峥嵘,被称为“丹霞地形”。 

  古人相信,“金生于丹砂”,赤岗的红层中一定有黄金矿。扶南国(在柬埔寨境内)曾有商人跑来广州,愿出价一万两黄金来买下赤岗,但被当时的广州刺史拒绝了。如果当时他买下就亏惨了,在赤岗地底下,海鱼、贝壳的化石倒可能有很多,因为那儿曾经是一片汪洋大海,至今保留着古海岸的遗迹,但黄金矿一直没发现。 

  1989年,琶洲塔成为广东省文物保护单位,而赤岗塔则为广州市文物保护单位。1990年香港人汤宝森慷慨解囊,捐资修复了琶洲塔顶的凌霄阁、栏杆和外墙。1995年又进行了全面修缮。 

  当年天地玄黄,宇宙洪荒,巨海吞吐潮汐,惊涛触天,日月无光。这种气势磅礴的景象,我们是无缘得见了,但大海的遗痕却是不可磨灭的,今天从琶洲塔、赤岗塔下走过时,那远古时代的风浪之声,好像仍在我们脚底深处低沉咆哮,令大地颤抖。

     文/图 叶曙明 

(来源:《羊城晚报》)

总浏览量: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