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关于征集广州城市建设“小变、中变、大变”史料的启事
·关于征集广州亚运会史料的启事
·参加中国医疗队 援助冈比亚的日子
·南海学宫:广州城内三大官办学府之一
·南海学宫:广州城内三大官办学府之一
·广府 学宫广州府官办的最高学府
·50年前的文艺表演
·清代广州的鲜花消费
·中大学子的“流浪”岁月
·广州将军府:清廷驻广东最高军事领导机关
·做书店保育员的契妈
·中山纪念堂85岁了
·国庆大游行
·60载丰宁一小:我的老师和同学们
·清末五仙观影像
更多>> 
图说文史
海山仙馆:清代广州 最大的私家园林
邓辉粦

  清代的广州,有一处如今并不存在的“岭南第一名园”,叫“海山仙馆”,又名“潘园”。它位于城西荔枝湾畔,前身为唐荔园,亦即清嘉庆年间广州绅士邱熙所建的“虬珠园”。道光十年(1830年)十三行富商潘仕成将其购作园宅,经过不断修葺和扩建,遂成一代名园。海山仙馆之名,来自门悬对联“海上神仙,仙人旧馆”,为两广总督耆英亲书。

 

清代画家田石友和夏銮笔下的海山仙馆局部

这是主楼所在湖区与东边的另一湖区(姑且称为第二湖区)的分隔处,分隔处的堤岸上有

一座小桥,桥下的湖水连通两个湖区。图中廊桥跨越两个湖区,向左通向主楼

这是清代俞洵庆《荷廊笔记》记载的“大堂”,是海山仙馆的主楼,楼的西侧有一个大鸟笼

这是主楼的东半部分,右侧可见连接园内各建筑的廊桥

这是从主楼西北方向拍摄的,可见主楼及其西边的双层廊桥,廊桥二层直通主楼二层背面

这也是主楼西边的二层廊桥,拍摄方向与图3大致相同

这是主楼东南边廊桥的一段(这段廊桥比较曲折),透过廊柱可以看到主楼的正面

景观位置不详

这是海山仙馆被抄没入官后的主楼全景,已显凋零迹象。大鸟笼的位置与图1的相比,似有所挪动

这就是燕红小榭,一座玲珑剔透的漂亮建筑。透过小榭,可以看到湖区北部的廊桥和其他建筑

1860年广州地图的局部,图中“PUNTINQAS Garden”即是海山仙馆,小圆圈是塔的位置

海山仙馆里的“五级白塔”。从照片看,实为四层

这是第二湖区景象。左边局部即是图7的情景,高大的建筑是主楼,主楼后面露出屋脊

就是戏台所在的建筑。湖中没有了荷花之类的花卉,而是一片水稻,显现是花园被抄没

入官后,附近的农民偷偷跑进去种的

拍摄位置与图10相近,视角有所不同。左边的建筑叫“燕红小 榭”

这是第二湖区分和第三湖区的相隔处,右边是分隔堤岸上的小桥,小桥背后是第二湖区

北部的廊桥;图中部露出屋瓦的建筑,是孔雀房;近景是第三湖区,也种上水稻

景观位置不详,可能是第三湖区多折平桥中间的“L”型水上建筑

  可惜潘仕成晚年因盐业亏累终至破产,海山仙馆以及极大的宅第等财产被抄没入官。最终,海山仙馆被官府以彩票形式出售,中奖者将其拆料变卖,一代名园从此消失在历史的尘埃里。

  曾经的海山仙馆是怎样的呢?

  清代俞洵庆《荷廊笔记》用文字这样描述——

  海山仙馆规模宏大,以台榭水石构成优美境界是其最显著的特点。园西边有一座小山,山上松柏苍郁,有一道曲折迂回的石径通往山顶。朝烟暮雨之余,俨然苍岩翠岫矣。

  园内有一个大池塘,面积大约有一百亩,其水直通珠江,隆冬不涸,微波渺茫,足以泛舟。面向池塘有一座宽敞的大堂,左右廊庑环绕,雕花栏杆,十分精致。距大堂数步远,有一座戏台峙立水中,为管弦歌舞之处,每于台中作乐,声音飞出水面,清响可听,令人为之陶醉。

  大堂西面,通过廊桥连接的,是一座水榭,轩窗四开,一望空碧。三伏天时,藕花香飘,清风徐来,暑气全消。花园里遍种荔枝树,绿阴处处,丹荔低垂。沿壁遍嵌的石刻,皆晋、唐家以来的名迹,清幽中带风雅。

  大堂东边有一座白塔,高五层,全部用白石堆砌而成。西北一带,还有十余处高楼层阁,曲房密室,皆由花径树阴相连,屋舍高矮相宜。

  整座潘园,胜在有真山真水,仿如世外桃源,人间仙境。

  道光年间,画家田石友和夏銮则用画笔画出了海山仙馆的全景图——

  岸边的海山仙馆,由一道高墙围绕。高墙之内是一浩瀚的大湖,内有一山、二塔和为数众多的亭台楼阁,长廊曲榭,临水屹立在湖的四周。有两座大型建筑坐落在湖水之上,居于园区的中心位置。

  湖面宽阔,由廊桥、堤岸分隔成六七个湖区。湖的周边,均有蜿蜒曲折以石铺砌而成的堤岸,堤岸上栽满绿树繁花。式样各异建筑错落花园之间,并有跨水筑起的大小道路、回廊台榭及大桥、小桥、拱桥、曲桥、平桥相连。湖上有停泊或正在行驶的艇舸及扁舟几只,园内路上有马车正在奔跑。

  画面的左侧,那环绕流过的茫茫江水就是珠江,远处是沉沉苍山。

  今天主要介绍的,是摄影师们用镜头和底片留下的海山仙馆最直观、最真实的影像。图1、2、3为法国摄影师于勒·埃及尔摄于1844年,是中国最早的照片;图6、9是英国摄影师约翰·汤姆逊摄;其余为华芳照相馆摄,这些图片均拍摄于1868年至1870年。

(来源:《羊城晚报》)

总浏览量: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